简芷颜想到这里,简母就打断了她的思绪,“到时候我定个日子,你和慎之都记得要抽空出来——”

简芷颜打断简母的话,“妈,我,这件事我也得跟慎之商,商量一下啊,也不知道大家都能不能空出时间来呢。”

她连她公公婆婆的事一点都不了解,她可不敢乱做保证。

“我不是说了叫你回家跟他商量一下的吗?又不是催你现在就确定下来。”

“哦。”

简母想到了简芷颜那狼藉的名声,担心的问:“对了,慎之的父母对你怎么样?”

“咳咳——”

简芷颜这回呛到了,连嘴里的葡萄都喷了出来。

简母忙给她抽张纸巾给她擦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吃个葡萄怎么这么多事?”

“太甜了。”

她低头,心虚的说着。

简母一直问,她都不知道用什么借口胡诌过去。

清纯可爱闺蜜团跑道嬉闹图片

简母要说的话也说得差不多了,可想起之前她多次打电话给她让她带沈慎之回来她都能推三阻四的,她眯眸看着她:“刚才我说的话都记住了?”

她低头,立刻点头:“嗯,记住了!”

“先别吃水果了,待会就吃饭了。”

简芷颜立刻说:“我已经吃过饭再来的,待会我还要给我朋友送水果呢,你先吃吧。”

她担心她要是留下来吃饭,她母亲指不定会问出什么事来,她也不见得能招架得住。她也怕自己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她母亲看出来她对沈慎之的父母一无所知这事来,要是她母亲知道了,指不定又会多想了。

所以,她说完后,就捏着包包立刻跑了。

简母无奈的叹息,“啧,真是的,结婚了的人了,迟些说不准就要当妈了,还是毛毛躁躁的样儿。”

简芷颜已经跑远了,没听到她母亲的话,跑出了花园。

简芷颜回到了家,就想问一下沈慎之关于他父母的事,也打算跟他说一下她母亲希望两家人一起吃顿饭的事。

不过,沈慎之既然没有回来,她就只好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零食,一边等。

到了晚上十点,她困得不行了,见沈慎之还没回来,她想了下,给沈慎之拨了个电话过去。

接到简芷颜电话的时候,沈慎之正在开会,他看到来电显示,顿了下,脸上冷硬的线条似乎柔和了几分,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走出会议室,接起了电话。

“还没睡?”

在黑夜中,沈慎之的声音显得格外的低沉,好听。

听到他的声音,她打了个呵欠,声音软糯,“是啊,慎之,你还没忙完吗?”

可能是擦觉到她已经有了睡意,他的声音放轻了一些,“嗯,还要花一段时间。”

“好吧,那——”简芷颜本来想说叫不打扰他,让他快点把事情忙好的,可话到了嘴边,她忽然的顿了下,立刻打起精神来,说:“慎之,你现在在哪里?饿不饿?要不,我叫阿姨给你做点宵夜,我给你送过去?”

沈慎之垂眸,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不用了,你先睡吧。”

可能是找到了事情做,简芷颜觉得睡虫忽然间就跑得无影无踪的了。

她立刻穿好鞋子,高兴的往楼上跑,准备去找吴阿姨,“我,我还不是特别困,我去叫阿姨帮你做宵夜,你记得你现在所在的地址给我,等一下我给你——”

他的语气沉了几分,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不用了。”

简芷颜的热情瞬间被他熄灭,咬唇‘哦’了一声。

也许是擦觉到她不开心了,沈慎之顿了下,“我等一下就能回去了,不用你再跑一趟。”

听到沈慎之的话,简芷颜又开心了起来,唠唠叨叨的说:“那还差不多,那你早点回来,别太晚了,要是熬坏了身体怎么办?我看啊,你的胃就是给你自己工作太过专注用心而熬坏的。”

“嗯。”办公大楼很安静,他倚在走廊,外面霓虹灯纷乱喧嚣,听着简芷颜的话,沈慎之却只听得见简芷颜那边传来的声音,心里分外的宁静的同时还蔓延上了几许暖意。

沈慎之语气很轻,“你早点休息,我迟些就会到家了。”

“好。”

挂来电话,简芷颜洗漱完毕,在床上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到沈慎之的身影,等着等着,就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不过,第二天简芷颜醒得早。

醒来时,沈慎之也刚醒来。

简芷颜才现自己现在正趴在他的胸口躺着,沈慎之一动,简芷颜就伸手抱住他的腰,软糯的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

刚醒来,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将她抱了上来,吻了吻她的唇角。

“哦。”她惺忪的揉了揉眼睛。

“困了就再睡一会。”

他吻了她一下后,准备起身,简芷颜的四肢却都缠了上来,趴上了他的身上,“你要去健身?”

沈慎之愣了下,‘嗯’了一声。

她在他胸口蹭了蹭,“今天不去健身不行吗?”

“好。”

简芷颜心里正高兴他答应得这么爽快,沈慎之却已经俯身过来,吻住了她的唇,翻身将她一把的压在了身下。

简芷颜小脸一红,顿时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可她还没忘记要事,用手堵住了他的唇,“你先别乱动,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被人打断,沈慎之似乎有点不悦,可还是没有乱动,盯着她,似乎叫她快点说。

她小手把玩着他的衣袖,“我昨天回去了老宅,我妈说我爸过几天会回来,你知道的,我爸还没见过你,所以想要见一下你。”

沈慎之眼眸微深,语气比刚才似乎多了几许冷清,“什么时候?”

“时间我妈还不确定,到时候大家统一一下时间。”

他语气淡淡,不再一副蓄势待的姿态,而且翻身下床来,不咸不淡的说:“提前一周跟我说。”

简芷颜拉住了他的手,“慎之,等一下啦,我还没说完。”

“我要洗漱。”他拨开她的手,简芷颜来不及开口,沈慎之已经关上了浴室的门,隔断开了两人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