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唐残最新章节!

潮阳城外的小北山和南岩山之间的谷地里,

呼噜噜的杠杆拉伸扭动响声中,一枚被打磨过的石蛋,搞搞的掠空之后,在逐段标着射界的泥地面上砸出一蓬沙土来。

“射角八时八刻,落点一百四十三步余。。”

随着远处挥舞着传回来的旗语,一名义军士卒大声的喊道。

“下调半刻,准备再发。。”

而响彻着此起彼伏的报数声,在坑坑洼洼一片狼藉的地面上,已经落下了好些不同材质的弹丸;其中有已经破碎陈多瓣圆形烧陶弹,也有纯粹用当地红黏土晒干捏成,而崩碎散落了一地的泥蛋,更有混入巴豆和马尿或是浸了油的纵火草蛋。甚至还有用泥粘卵石成团的崩碎弹。

为了减低难度和便于入门积累熟练度,周淮安最初各自制作出了几具缩小版本的模型来,然后进行不同材质和版本上的对照实验。而其中主要的构件,还是他亲手画下的图形,并亲自督促打造出来的。

在几种投射实验方案当中,来自西方古典时代的扭力投射器,在实际射程和精度,还有投弹分量上都有些明显的高不成低不就的垫底,反而是本身的重量和结构上别有优势,而更便于拆卸携行而随军机动。

另外,虽然这东西看起来比较一目了然的简明,但是在作为扭力输出的关键,需要两束张紧的马鬃、皮绳或动物肌腱产生的反向动力;这就严重限制了可言使用和拓展的上限了。毕竟,无论是作为生物材料的毛发还是肌腱的强度和寿命,都是很容易受到外部环境影响而弱化乃至失效掉。

如果只是作为弓箭的弦那还不甚明显,但是作为远程攻击的蓄力手段,就相当的尴尬和无奈了,尤其是在这湿度和气温都相对较高的岭南地区。也许到了相对寒冷而干燥的北方之后,这东西会有更好的应用价值。

到最后,反而还是作为配重杠杆和牵拉式投石器的回回炮,及其所代表的上限更高一些,虽然结构和体积要大上许多,但在理论上只要用来牵动配重的人数够多的话,可言在最大限度材质强度的基础上,堆积射程达到相当远的程度。

清纯漂亮姑娘午后小憩

只是,一架合格的回回炮所需的物料,也是相当可观的,尤其是对眼下的这只义军来说,目前才造出来这么一件阉割版的样品;再刨除了因为手艺不精或是材料选择不当造成的废品外,也许最后只能七拼八凑出区区几架来就算了不起了。

而在人员杀伤为目标的压制器械上,类似大号复合弹弓的蝎子弩结构,远要比传统弓臂张力叠加原理的床弩或又是车弩复杂一些,但是在操作简便和射速上还是要略胜一筹的;只是以眼下农民军的物资条件和技术水准,连符合标准的床弩都造不出来,更别说这种实验性的产品了;

最后也只是周淮安用多种替代手段的修修补补之下,最终完成了一具缩小版的原型,又加装了绞盘和箭匣放在板车上作为曾经存在过的一个样品而已。

反倒是后世在宋朝对西夏战争当中开始闻名的,可设置在马背或是骆驼背上,依靠十字形框架转动的离心力,来抛投石块和其他重物的旋风炮;在前来围观的义军头领当中,获得为数不多的好评和赞赏。

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们因陋就简的穷惯了,就连竹篾弹射器都能当成是某种意义上的宝贝,更别说这种不用车辆负载,光靠牲口就能驮行的投射器具了。更何况这东西无论是攻坚还是野战,都能兼带着派上些用场的。

虽然旋风炮的射程和准头,还有杀伤效能都是最垫底的存在,同样还考研操作人员的经验和技巧;但是实在架不住他的结构简单而足够便宜,只要竹木制作的固定框架,以及绳子、皮兜和木片扎成的摇臂;更加适合从一穷二白走过来,而严重缺乏技术兵种的农民军。

因此,在当下就纷纷出言建议,而拍板下来以此为标准,就地搜罗物料先制作出一百具来再说其他。

“和尚那。。”

看完了这一轮的演示之后,特地抽空过来的将头王蟠,也对着周淮安亲切而诚恳的道

“这本事和见识,又一次帮了大忙了。”

“只是略懂垫皮毛而已。。”

周淮安赶紧谦称道。

“算不上什么东西的。。”

“怎么能算不上东西呢。。”

王蟠顿然有些不满道。

“这是能让我义军弟兄,少折损一些的好东西啊。。”

“就算不居功,呈报广府的文书上少不了一笔的。。”

“我还寻思着破了这潮阳之后,大伙儿为好好的犒劳一番呢。。”

然后他顿了顿有继续道。

“对于这些器械。。既然都是督造出来”

“不知道还有什么后续的章程么。。都说来听听好了。”

“我打算在驻队里,搞出个样子队来。。”

周淮安倒也不藏私的应道。

“要想吧这些器械操使好了,派上真正的用场。。”

“须得一番好生操练娴熟,还得会点数算和堪舆的本事。。”

“怎凭的这般麻烦哩。。”

站在王蟠身边一名生面孔的年轻校尉咕哝道。

“只要能把石头丢出去就行了吧。。”

“话不是这么说的。。”

被人质疑的周淮安也没有怎么生气。

“若是操使的人不合用,算不准投石的远近高低的话,要出许多纰漏的。。”

“打不准敌人倒还在其次,就怕误伤了自家弟兄就很不美了。。”

“吴小眼儿,就凭的多事么。。”

王蟠亦是有些不满的低声呵斥到。

“和尚这还不是远见之明,都想在大伙儿的前头了。。”

“管头说的也是这个理儿。。”

王蟠身边其他相熟的几人,也七嘴八舌的应和道

“就是,就是,”

“若是拿捏不好尺寸和力道,把东西丢到自己人头上咋办呢。。”

“小眼儿,。敢拿自家的性命安危,胡乱去赌这一把么。。”

“此后筹划的事情便交给了。”

王蟠亦是当场拍板道。

“要什么人手,尽管倒各营里去挑拣好了。。”

“只要尽快能派上用处就行。。”

“好吧。。”

周淮安颔首道。

“我可让人先造出些模仿的器具来。。”

“让人手先比照着进行操练好了。。”

“然后造好一件,就投入一件。。”

“这样等器械数造好,也就可以上手管用了。。”

“待到样子队里都操演娴熟之后。。”

然后周淮安又补充道,算是给出某种预期和允诺。

“就可以进一步差遣倒各分营里去,传授相应的操持手段。。”

“还是想得周和妥当。。”

王蟠亲切的拍拍他肩膀,又对着左右道。

“就这样定下了吧。。”

“们都要极力配合才是。。”

“敢有推诿和拖延的误事,就别怪俺军法无情了。。”

当然了,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哪怕是再简陋的旋风炮,再这个相对落后时代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兵器了;与之配套的测绘标准和图标式样的规范雏形,周淮安在这一路上已经鼓捣出来,并在小范围内开始实践;

主要还是按照这个时代人们最熟悉的天干地支配合日冕的刻度,以六十一轮回的甲子数作为细分的计时单位,再加上十二时辰(点钟)、刻分的方位和角度表示;而作为标准的制定着和推行人,同样也在塞入相应私货当中,变相扩张着自己的影响力和权威性。

“对了,和尚兄弟诶。。”

说完这些公事之后又打发开左右,王蟠也顿然像是换了人似得,用一个比较轻松的表情对着周淮安。

“最近有什么新鲜的吃食和菜色么。。”

“紧巴巴的围了这些天之后,”

“俺嘴里已经是咸淡的紧了。。”

“这路上倒也有一些收获呢。。”

周淮安也不由的莞尔一笑,这算不算是某种“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结果;

自从加入怒风营之后,别的方面成果还不好说,至少已经成功的抓住了他们的胃口习惯了;在自己的带动下这些义军头领们,对于饮食之道上的要求和水准,也水涨船高变的讲究与挑剔起来。

随后,在周淮安专用的小厨车里,一大锅子用茱萸、高良姜和干菌、鸭架等辅料,烹制的酸辣鱼肚煲和一大盘的醋煎腌鱼籽,还有炸酥淋上葱蒜面酱的鱼鳔球,就摆上了私人小酌的案几。

。。。。。。。。。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西京长安城里,已经是雪花点点飘落的初冬时节了。

而在专走秽物和柴草的光厦门,几乎在每一天打开的城门里,都有一大车一大车冻死的流民和贫户的尸体,首尾相接给运送出来,又消失在被霜雪染得灰白斑驳的大地之间。

自从京兆府奉朝堂某位大佬的突发奇想,决定在这西京城中推行那以石炭代柴草的大计,以清净这城中的污浊东氛之后;那些被禁绝了城外柴草来源和相应的营生,又买不起官营石炭的人家,就不免要举步维艰而在寒冬之中苦苦煎熬着;尤其南城和西郊诸坊的棚户所在,就几乎天天都可以抬出成片的冻毙来。

好在近日里朝中这位忧心民生的相爷,终于又改弦更张的再度开始体恤民情,让京兆府继续推行烧炭之余,总算是不在禁绝柴草的输入供给了,也给城外的卖炭翁们和城中的市井小民,重新让出了些许的活路来。

在长安的另一处城门下,坐在一辆牛车里的泗州判官于濆,也在透过落满雪花的卷帘,打量着这里即是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京城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