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第三天!

这一日,是萧晗登临凌台的一天!

三天来,凌台城中出奇的安静,安静的有点可怕。

江府与伍府的不死不休之战,伴随萧晗降临凌台的消息,偃旗息鼓,息事宁人。

三天期间,莫说俩府人马私下斗殴,拌嘴的场面也没有出现,在街上碰面,甚至双方还会友好的打声招呼。

然而,旁人却看得清楚,安静仅是暂时的。俩府恩怨绝不会因此,而善罢甘休!

今日,乃是大辽振武萧帝的掌上明珠、靖月殿下光临凌台的日子。

死寂沉沉的凌台城,仿佛活过来一样,百姓张灯结彩,将城内打扮得漂漂亮亮,恭候公主到来。

秦浩和凌云宗弟子因此起了个大早,宗人赶至江家,准备连同江府人马,一起迎接公主。

此刻,江府……“俯首作揖谢师恩,李宗主喝了江凡少爷的茶,从此,名正言顺成为江凡少爷的师尊。尊师如尊父,而江凡少爷对李宗主,须以敬父之礼待之,若有叛逆之心,受天打五雷

轰!”

圆脸清纯美女纯净洁白私房写真

秦浩坐在主位。

下方跪着江凡。

一名江家的老仆人正为俩人主持正式的拜师之礼。

对此,江家老祖和江凡的父亲江天罡,皆捋着胡须,笑吟吟的频频点头。

他们对秦浩调教江凡感到极为满意,不曾想,仅仅一个月出头,江凡就产生了巨大变化。放在以前,想想都不太可能。

所以,江凡做秦浩的徒弟,秦浩受得起。

最起码在江必达和江天罡看来,秦浩是赚大了。

“放心吧,我对我师傅,肯定比对我爹还要好上十倍,一百倍。因为,我的师傅比我爹好!”

江凡满脸欢喜,心悦诚服的冲秦浩磕上三记响头。

他算看透了,表面上秦浩冷酷无常,手腕狠辣,但实际上,对待自己认可的人,哪怕平时再打再骂,也是出于好心,每一步都在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

所以过程很痛苦,不过,结局令江凡感到很幸福,最少在秦浩眼中,他不是旁人眼中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大少,他江凡是个可以栽培的人才。

“哼!”

江天罡马上脸色一青,哼了一声,很是有点嫉妒的感觉。

难道老子不疼?

难道老子不在乎?

我管管得少吗?

个王八羔子不让老子管,我能有什么办法?

江天罡心头叫屈,让他想不通的是,偏偏李白却把他的儿子,给调教的舒舒服服的。

真他祖宗的邪门了!

老子可是皇级高手……

“瞅那满脸嫉妒的德行,给我滚一边去,连个爹都当不好,我要有什么用?”

江必达也翻脸了,指着江天罡怒骂。

“是是是,儿知错了,知错了!”

江天罡赶紧赔笑,擦着大汗退到一旁。

“呵呵,让李宗主见笑了,以后凡儿跟随李宗主学艺,还望李宗主多多用心!”

江必达上前拱手,态度比起秦浩第一次来江府,不知道好了几百倍。

从态度可以看出,他非常放心把江凡交给秦浩管教。

“老爷子客气,江凡身上流着您的骨血,天资卓越,日后必成大器!”

秦浩回礼道。

“那是那是,还是我师尊眼力深,知道我江凡巨大的潜力!”

江凡得意的昂起头,一点都不知道谦虚。

江老祖责怪的瞪了江凡一眼,无奈摇头笑了笑,随后表情凝重起来:“李白,今天公主就到了,老夫命人早早喊们凌云宗过来,可知为何?”

“是老爷子的心里,存在某些顾虑吗?”

秦浩问到。

江家绝不是单纯想带凌云宗见识场面来的。江必达点点头:“昨日,我们三族连同城主大人已商讨完毕,即今日起,面封锁蓝川山脉,杜绝一切可产生的意外。四方势力分东西南北,各负责一个方位。城主府在东

,伍府在北,孙家在南,而我江府,负责山脉西部。”

“江府与伍家毗邻,老爷子怕伍家背地里动手脚?”秦浩一语中的。

“没错!”江必达深吸一口气:“凡儿打死伍百,伍家绝不会善罢甘休,表面上伍家为迎接公主到来,忙得不可开交,急忙抽调各地分支高手回援本族。但实际上,老夫猜测他们会趁

着狩猎,向和凡儿下杀手。毕竟,六指琴魔和伍百,是因们而人才致死!”

“哈哈哈,这怎么可能?老爷子您乃皇级强者,有您和天罡家主压阵,莫说小小伍家,谁能动得了江凡师弟和我们宗主?”

这时,一名凌云宗弟子口不择言的大笑。

“闭嘴!”

牧飞宇回头呵斥一声,目光严厉无比,事情绝对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

“呵呵,若老夫和天罡真能亲临蓝川山,他小小伍家算个毛?就是来三个元皇,也莫想动我凡儿一根手指头!”

江必达不屑冷笑,旋即又颓废的摇摇头:“可关键在于,按照靖月殿下的脾气和行事风格,断然不会让老朽跟随队伍的,唉,难呐……”

别说江必达和江天罡,包括伍家族长和三族所有高阶元尊在内,一个都休想踏进蓝川山半步。

萧晗是来散心的,不是当作宠物被人观赏的,怎么可能让皇级高手,和一大批的元尊,每时每刻监督自己的行动,窥探自己的秘密。

这正是令萧帝为难的地方。

如果可以,他早派几百万大军,把整个兰川山围成铁桶。

正是因为遭受萧晗的抗拒,才迫不得已,传令凌台城各方家族势力,负责萧晗的安。“说也奇怪,咱们这个公主太与众不同,女孩子家家,不喜欢绣花养猫也就算了,偏偏热衷于男子上山打猎,自从打那个垃圾的贫寒西凉过来。每年秋初时节,必要大肆举

办一次狩猎,这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

江凡发出不满之声。

女子不是不可以舞刀弄枪,江凡的姐姐江羽也喜欢修炼。

但像萧晗这样喜欢打野的女孩,他还真没见过。

然而听到这里,秦浩心头一阵酸楚。

别人不懂!

他懂!

每逢秋初时节举办狩猎,是当初秦浩在秋天镇与庄忌八进行的约赌。

赌注,是萧晗的终身幸福。

借着那次狩猎,秦浩战胜对方,撕毁庄家欺压萧晗的婚约,让庄忌八身败名裂。

如今,萧晗回到大辽,每逢秋初举办一次,四个年头不曾间断,她分明是在思念自己,通过狩猎追忆和秦浩在一起的时光。她心里,一直装着秦浩,小心呵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