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虎视频

姜英也没瞒着,大体的意思就是,有人借着上次的事,想把国泰从天鼎踢出去。

见赵东不说话,她上前捅了捅,“臭小子,看你样子,好像不怎么着急啊?”

赵东笑了起来,“急啊,怎么不急?饭碗都快被人给端了!”

说实话,以国泰目前的状况,真丢了天鼎这边的业务,并没有什么直接损失。

可关键是,国泰目前是发展期。

想要争取和扩展市场,需要的不仅仅是实力,更需要良好的口碑作支撑。

尤其是安保行业,更是如此。

国泰目前的状况,赵东比任何人都清楚,看起来发展不错,实际上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几次高调的曝光,让国泰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任何一点负面新闻,都可能造成意料之外的状况。

而天鼎这边,且不说双方跟华科的关系。

如果国泰连老东家这边的业务都丢掉了,必然是不小的信誉打击。

弹奏着乌克丽丽的海岛姑娘高清图片

总之,不管这事是谁在背后操作,都掐准了赵东的命脉。

不疼,却相当麻烦。

姜英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赵东随口解释,“英姐,这事你别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姜英也没多问,看的出来,赵东现在有本事,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穷困潦倒的小保安了。

她站起身,酸溜溜道:“行啊,赵总本事大,是我跟着瞎担心了。”

赵东见她生气,急忙上前将人拉住,“英姐,你别误会……”

姜英转头看向他,“逗你呢,傻样!”

说着,她走上前。

热度靠近,香味也随之迫近,“听说,你要结婚了?”

赵东点头,对于姜英的轻易,他多少明白一点。

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也看的出来,她可以不要名分。

但是赵东怎么都做不到心安理得的被动接受。

姜英上前,顺手给赵东整理了一下衣领,“记得给我发请柬,我要过去喝喜酒!”

赵东头疼,这一个个的怎么都要去参加婚礼?

正琢磨着如何委婉拒绝,办公室被人推开。

王猛张嘴,“东子,那个什么……”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愣住,然后抓头道:“呦,姜总也在,你们聊,我一会进来。”

姜英笑了笑,“别,我没什么事,这就走了。”

说着,她转头,“天鼎那边我帮你盯着,有事给你打电话。”

等姜英离开,王猛还在回头张望,“东子,我来的是不是有些不是时候?”

赵东也没解释,“什么事赶紧说,我一会还要出去。”

王猛解释起来,“人员的培训已经安排好了。”

“押运车辆,还有押运枪械,现在要准备购置了。”

“公司这边,还要配置一个枪械的保管室,到时候局里要过来验收。”

赵东敲了敲桌面,“钱不够了?”

王猛解释,“别的好说,就是押运车辆不便宜。”

“低标准的,三十万一台。”

“咱们这边,最少也得预配两台。”

“我打听过,有二手的,费用能便宜一大半……”

赵东没让他继续说,打断道:“不行,押运车辆的钱不能省,防火防弹,这是最低要求。”

王猛试图解释,“东子,真没必要,现在这个年代,谁敢抢押运车不成?”

赵东反问,“万一呢?”

“做咱们这行,侥幸心理可不能有。”

“一步错,那可就是万劫不复!”

“资金的事你不用管,我来想办法,尽快落实,争取半个月内,把押运的项目上马。”

跟王猛交代了几句,他又把小芳叫了进来,了解了一下公司的近况。

账上的资金不多,还有五六十万的样子。

除去不能动的预备金,剩下能支配的资金并不多。

下个月,估计能有二十几万的业务回款。

听着不少,可公司目前属于发展期,花钱如流水,总体还是入不敷出,一直处在亏损的状态。

想要盈利,最起码还要等半年以后,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

没办法,人力行业就是这样。

投入大,风险大,收益慢。

大部分公司,都死在了寒冬!

能挺过去,才算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

至于资金?

赵东揉了揉额头,想找资金,他有很多办法。

但是不到万不得已,实在不想跟人张嘴。

赵东觉着,这一点可能遗传了母亲。

死活不愿意求人,说白了,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收敛心思,他转头吩咐道:“这样,你拿着公司的资质和相关资料,去银行做一个评估,办一笔贷款下来。”

“保证还款的情况下,尽量多贷一些。”

“具体我不干预,做出个还款计划,回头给我看一下。”

小芳点头,忙着去办这件事。

赵东等她离开,掏出电话,打了一个好久没联系的电话,“喂,汪哥。”

“我是赵东,华四少有时间么?我想见他一面!”

……

天州市中心,一栋大厦高耸入云。

赵东把车停稳,在大堂做了登记,在保安的引领下,直奔大厦顶层。

办公室外。

有秘书给赵东倒了一杯水,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半个小时后,一个经理模样的中年男人,擦着汗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看的出来,刚才的见面让他压力山大。

赵东心有感触,两个月前,华四少刚来天州的时候,尚且如履薄冰,差点被人给算计了一道。

当时还是他误打误撞的帮忙解围。

看眼下的情况,华四少应该已经在天州站稳了脚跟。

物是人为,他也跟当初今非昔比。

秘书上前,“赵总,华总请您进去!”

赵东收敛心思,起身,径直而入。

华四少坐在沙发里,“赵东,好久不见,坐吧。”

赵东没有半点拘谨,直接坐了过去。

华四少开门见山,看了看手表道:“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说吧。”

赵东也懒得绕圈子,“有点事,想找四少帮忙。”

华四少并不意外,当初要不是赵东,他在天州恐怕要载一个大跟头。

当时他想用一笔钱来表示感谢,不过被赵东婉拒了。

华四少原本对赵东还有很高的期待。

只是没想到,这才过了两月,赵东就坐不住了。

说心里话,多多少少有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