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充值不充钱污软件

唐柔仿佛听见了天方夜谭,“师姐你没搞错吧?你认为清明哥……打不过那个混蛋?”

见白冰不说话,她点头道:“是,我承认,赵东是有点身手,可他的那点本事,也就欺负咱们处里的几个笨蛋罢了,你未免也太高看他了!”

唐柔不再多话,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

似乎是被白冰的话所触动,眼神中多了几分她自己也没有办法释怀的担心。

白冰同样心思复杂,倒不是女生外向。

而是哥哥一向优秀,心高气傲,不服天不服地,没少给家里闯祸。

近几年把他放到军队历练,也是想找人管管他,让他收收性子。

结果可倒好,这家伙下了部队更加如鱼得水,能治他的人几乎没有。

如果这一次能在赵东的手上吃点亏,也不是没有好处,最起码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以后再做事,也就不会那么的肆无忌惮。

当然,她还有一点私心,如果哥哥今天败下阵来,那么在自己上一线这件事上,他就没有理由再反对。

正想着,那边的唐柔一声惊呼。

贪吃的青春无敌美少女

白冰转头去看。

只见哥哥被人丢沙包一般扔了出去,整个人摔在了引擎盖上。

轰隆一声闷响!

引擎盖向下凹了一大截,风挡玻璃也在瞬间炸碎!

赵东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似占了上风,其实个中滋味并不好受。

浑身血气翻涌,甚至不敢张嘴,稍一泄气,十有**比白清明还要狼狈。

倒不是打不过他,而是体能相差不小。

尤其是格斗,哪有什么天分?

技巧和招式只是锦上添花,归根结底还是考究人的忍耐和体能。

忍耐这一块,说白了就是意志力,说的再通俗一点就是抗击打能力。

尤其是体能,容不得半点偷懒。

回天州这几个月,他很少锻炼,现如今的体能应对一般人绰绰有余,应对白清明这种就有些捉襟见肘。

而且经过刚才的交手,他看的出来,白清明绝对是现役的军人,每天的锻炼也肯定坚持不懈,体能比他巅峰时不差多少。

他仅有的一点优势,就是经验!

此消彼长,今天能够将对方放倒,也完是运气,占了对方大意轻敌的便宜。

就比如眼下,白清明看似狼狈,其实并没有太大妨碍。

反倒是他,如果再战,十有**撑不过三分钟。

唐柔那边把白清明扶下来,满脸担心的问,“清明哥,你……你没事吧?”

白清明摇摇头,同样擦了擦嘴角。

他看似狼狈,其实伤的并不重。

一方面是他抗击打能力不弱,另一方面,也是对方没下重手。

思及此处,他不禁对赵东这个人生出几分兴趣。

退伍几个月,身体素质尚能保持在这种水准,不简单。

不说别的,以赵东现在表现出来的水准,想进国的任何一个特种大队,对他来说都没有门槛。

那要是没退伍的时候,他该是什么水平?

而且最重要的,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巅峰时退役?

他所在的部队领导又怎么能放人?

白清明推测,如果放在三个月前,赵东的水平不多说,最起码要往上浮动两成。

别看只是两成,放在他们这个级别的对手之中,那就是实力恐怖的提升!

如果军队里真有这样的高手,又怎么会籍籍无名?

正想着,忽然被唐柔打断心思,“赵东,你是不是有病?”

赵东再次叼上一根烟,以尼古丁的刺激味道来强压胸口的闷气。

吸了两口,他这才平缓下来,“唐处长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难不成,别人打上门,我还不能还手了?”

唐柔找了一个自己能接受的理由质问,“你难道看不出来清明哥让着你,他是故意手下留情?”

赵东咧嘴一笑,目光落向白清明,“那照你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他了?”

白清明刚才没有尽力,这一点他看的出来。

可他又何尝力施为?

唐柔还想再说什么,被白清明打断,“小柔,别闹!”

赵东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以唐柔的火爆脾气,竟然在白清明的手里温顺的像是一只绵羊,这可真是怪事。

难道真是一物降一物?

白清明走上前,抢过赵东手里的半截香烟。

猛抽了两口,然后呛得一阵咳嗽。

赵东一脸心疼,“不会抽烟装什么装?”

白清明脸色一红,他哪里是不会抽烟,实在是抽惯了部队里的特供烟,对赵东这一口有些不适应罢了。

不过还真别说,虽然味道冲了点,可胸口的那腔火气总算慢慢平复下来。

“破烟,当老子稀罕?哪天还你一箱特供!”

“用不着,跟你不熟,别跟我套交情!”

“跟你套交情?你他妈想得美!给你点时间养伤,就半个月,半个月后我要找你再打一架,到时候我可不客气,你最好带着轮椅过来!”

“放屁,你还是给自己准备一副担架吧!”

两人这边脏话不断,唐柔和白冰也早就傻在了原地。

唐柔之所以惊奇,是因为白清明在她面前一向斯文,别说抽烟,就连喝酒都很少见。

今天这是怎么搞的?

不光抽了烟,而且还和赵东一口一句脏话!

哪有平时半点斯文的模样,活脱脱的兵痞子!

难不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被赵东给带坏了?

可这转变也太快了吧!

白冰惊讶的,是哥哥从小就有洁癖,虽然进了部队之后稍有改善,可那也是针对一起过命的战友来说。

对于赵东这个只见过一次的陌生人,他竟然没有丝毫的抵触?

如果不是地上一片狼藉,两个人的身上也都是伤痕遍布,任谁也不会想到两人刚才打了一架。

至于白清明,他自己也说不上怎么回事,或许是一见如故,又或许是惺惺相惜。

反正他对赵东的感觉大概就是如此,虽然谈不上喜欢,但也绝对谈不上讨厌。

在他看来,赵东有资格做他的对手,也有资格赢得他的尊重。

他今天之所以找上门,原本也是担心妹妹被人利用。

现在他放了心,赵东虽然嘴巴不饶人,不过行事作风一看就是军中硬汉,绝对不是卑鄙小人。

有这样的人跟在妹妹身边,想来也不是坏事。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妹妹决定的事,他是无论如何也左右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