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还没看暗牌,以一张黑桃k就敢喊一百万,这着实把龙春等人给吓了一跳。

“叶总,底金才十万,你第一把就这么大,没必要吧?”

龙春苦笑一声,虽然他知道叶凡有钱,可是那都是他们辛辛苦苦捞来的,拿来豪赌绝对得慎重,不带乱玩的!

叶凡嘿嘿一笑,“放心吧,咱们俩不管输赢,部对半分,你给我架桥就好!”

所谓架桥,就是让龙春配合把底金给顶上去。

龙春顿时翻起了白眼,平时赌博,要架桥的时候大家都是暗暗比手势、递眼色,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今天还是头一遭。

李怀廷皱着眉头,“叶总,你这么说不好吧?”

“对啊,叶凡,你干脆把自己牌面大出来,咱们直接给你送钱得了。”白耀松冷哼,十分不爽。

“我和龙总说话有没有违反规则,碍着你们什么事了?要是牌好就跟,不敢跟就直接丢,废什么话?

知道不知道一寸光阴一寸金,你们浪费大家时间是可耻的行为,死了要下地狱进油锅的!”

叶凡身边的荷官有些晕头转向,朝李怀廷看去:“李总,请喊牌。”

“一张黑桃k有什么了不起?我跟!”

纯美动人的越南传统少女

话音落下,一百万丢了出去。

龙春自然也不会磨叽,直接跟着。

毕竟这才第二张牌啊,能看出什么大小来?

白耀松打定心思要把叶凡损得回到解放初,用他的钱来弥补自己今天丢人所带来的心灵创伤。

一百万是不是?小意思!

第三张牌发下来,龙春手里又是一张k。

李怀廷手里则是一张q,加上之前的明牌,组成了一对q。

龙春的是9、10,牌面非常小。

白耀松摸到了一张a,与q同一个花色。

“白总,您先喊牌!”荷官看了牌面,出言示意道。

白耀松摸了摸下巴,“一百万!”

“跟!”还不等白耀松丢钱,在他下家的叶凡就先把一百万丢下去了。

“额……”白耀松神色一滞,暗暗骂了一声。

“跟!”

“跟!”

身后两人继续加底,如今桌面底金已然超过八百万!

这些钱散开堆在一起,一叠十万的铺开,能铺满近三平方米的桌面!

荷官再度发牌,叶凡又是一张k,如今直接三张老k成形,最起码都是三条的牌。

李怀廷拿到一张9,龙春的是j,白耀松也拿到一张j,只不过这张j是方片的,跟之前的a、q不同花色。

按照规则,叶凡的牌面最大,由他先加注。

叶凡先看了看其他人的脸色,暗暗琢磨,等到荷官第三次催促他,叶凡才摸着下巴沉声说道:“五百万!”

“不跟!”

“不跟!”

李怀廷一发表完意见,白耀松也紧随着丢牌,二人几乎不约而同。

“龙先生,您呢?”荷官问道。

龙春张了张嘴,对于李怀廷和白耀松的举动有些诧异。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摇着脑袋笑道:“既然叶总牌面这么大,我自然是不跟的。哈哈哈,叶总,记得回头分我一半啊!”

“这是自然!”叶凡看着若无其事的李怀廷,心里很是奇怪。

在还没有发完所有牌前,预警系统无法测定谁的牌大牌小。

可是这两个人怎么丢牌丢得那么干脆,特别是白耀松,这才第四张,他完可以赌一把拿大顺……

虽然我的底牌也是老k,四条炸成形,可他怎么能猜得到?难道是被我唬住了?

不对……若是被我唬住,他现在怎么一句话都不不正常!

此时的白耀松面无表情,而心里却一阵冷哼。

“还好耳机里及时报告叶凡的底牌是一张k,否则我很有可能当他是在骗人,继续跟下去。

毕竟我的底牌是一张10,同样需要k才能凑一条大顺!”

叶凡一轮收成八十万,虽然疑云重重,不过还是很开心。

“第二轮,白总先发牌!”滨海梭哈发牌规矩是赢家逆时针顺序,叶凡的上家是白耀松,便由他拿第一张牌。

这二轮叶凡的牌面依旧非常漂亮。

光是明牌就已然一对a、一对k,而其他人则是断层的严重,别说顺子,连对都对不起来,无力与叶凡抗衡。

不过这一轮叶凡没有喊到位,白耀松在他吼一百万的时候就已经把牌丢了。

李怀廷在第四张牌的时候,果断弃牌。

龙春眼巴巴的为了满足自己拿最后一张牌的乐趣,贡献给叶凡额外的十万块。

很快,第三轮也结束了,叶凡愈发的奇怪。

白耀松和李怀廷就好像能看到他最下面的暗牌,即使牌面上比叶凡漂亮,可依旧弃牌弃得相当干脆,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宛若真正的赌术大师,取舍之间毫不留恋。

龙春也看出他们俩的不对劲,出言讽刺了好几句,没想到对方连屁都没放一下,这让他眉头大皱不止。

其实龙春情绪不对,李怀廷和白耀松心情更是不爽,心里早已经把发牌的荷官家给问候了一个遍。

李怀廷:这鸟人到底是不是我这一边的?不是说好给我发好牌么?怎么转到叶凡那边就大的逆天?哼,再不给我好牌,就等着调去洗厕所吧!

白耀松:怎么回事,叶铭每一盘的牌都那么大?小李总难道没安排好?还是他故意耍我,跟龙春他们珠胎暗结了?

妈的,三盘输了四百多万,再这么玩下去,三千万也不够输多久,这他娘的还是要削叶铭的颜面么!

两人心怀鬼胎,表面上却装得沉稳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