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最新章节!

霍靳西当然知道她今天做了什么。

因此他什么也不说,也不问,就那样安安静静地抱着她,缓步辗转于卧室之中。

很久之后,察觉到怀中的慕浅始终没有动静,霍靳西才低低开口问了一句:“睡着了?”

好一会儿,埋在他肩头的慕浅才终于有些含糊地艰难开口道:“好累,洗不动澡了……”

霍靳西听了,缓缓道:“那就不洗吧。”

“嗯?”慕浅有些艰难地直起脖子来,“不嫌弃我啊?”

霍靳西扶着她的后脑,低下头来吻了她一下,用实际行动回答:“不嫌。”

慕浅静静地与他对视了一会儿,才再度撅起嘴来索吻。

霍靳西再度低下头来,蜻蜓点水似的一吻之后,才又长长久久地吻住了她。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霍靳西才缓缓松开她,又摸了摸她的发顶,低声道:“想睡觉了吗?”

慕浅微微眯着眼睛,依旧是那副疲惫无力的模样,只回答道:“想洗澡……”

清新水嫩T恤短裙少女甜美迷人笑容写真图片

霍靳西听了,不由得低笑了一声,随即便抱着她走进了卫生间。

洗过澡后,再回到床上,慕浅靠在霍靳西怀中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醒来,她也没有再受昨夜情绪困扰,恢复了常态。

饶是如此,霍靳西却还是不怎么放心的样子,特意推迟了去公司的时间,在家里多待了两个小时。

宋千星难得早起了一天,一下楼,就看见两个人正坐在二楼小厅里,共同翻看着霍祁然的校刊资料。

“啧。”宋千星有些嫌弃地看了两人一眼,道,“大早上的,真辣眼睛……”

慕浅抬眸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并没有任何逾矩的霍靳西和自己,这才开口道:“给个机会重新组织语言。”

宋千星微微一挑眉,随即反应过来什么,连忙往慕浅身边一凑,“演戏吗?一千块一场那种?”

慕浅转头看了她一眼,回答道:“不演。”

“别呀。”宋千星说,“我觉得我应该试场戏给看看,万一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及时调整嘛。”

慕浅伸出手来,轻轻捏住她的下巴,道:“放长线,钓大鱼。有点耐心。我对有信心。”

宋千星瞥了霍靳西一眼,道:“老婆调戏我。”

霍靳西姿态从容地倚在沙发里,闻言,只是勾了勾唇角,“调戏不起吗?”

宋千星蓦地咬了咬牙,最终冷哼了一声,起身准备下楼之际,忽然又想起什么来,问了一句:“那个老头子在楼下吗?”

“不在。”慕浅回答,“不用这么谨慎戒备。”

宋千星“切”了一声,正要下楼,慕浅却忽然又开口道:“不过他们出去喝早茶,也应该快回来了。”

“他们?”

宋千星正要问“他们”是指谁,忽然就听见楼下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紧接着,一行三人就上了楼。

走在前面的是霍老爷子和宋清源,而两人后面,是昨天晚上刚见过的霍靳北。

三个人原本一边走一边聊着一些最新的医疗新闻,然而宋清源在看见宋千星的瞬间,立刻就打断了话题,低喝一声道:“这是什么样子?能不能有点基本礼貌和教养?”

宋千星站在楼梯口,头发蓬乱,面容疲倦,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衣,怎么看怎么衣冠不整,瞬间就激怒了宋清源。

宋千星听了,却只是冷笑一声,道:“教养?那是什么玩意儿?反正我没爹没妈,谁教我?谁养我?”

宋清源顿时大怒,扬起手来就要挥向她的脸。

霍靳西和慕浅站得远,来不及有什么动作,站在宋清源身后的霍靳北倒是反应及时,一下子握住了宋清源的手腕,低声道:“宋老,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

“让他打!”宋千星却毫不畏惧,“他这巴掌敢打我身上,我就敢报警!到时候看看丢脸的是谁!”

宋清源被她这一句话气得脸色铁青,再要发作时,胸口却猛然一阵剧痛,脸色顿时又是一阵剧变。

“宋老!”霍靳北连忙搀扶住他,就地将他放到地上,很快就他怀中摸出了速效救心丸,倒出适量,送进了宋清源口中。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众人都有些呆住,慕浅连忙上前来,伸出手来拉了宋千星一把。

说到底,是她把宋千星留下来的,宋千星要真的把宋清源气出个三长两短,慕浅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宋千星却似乎对眼前的情形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只是瞥了宋清源一眼,扭头就上了楼,竟是丝毫不关心的模样。

霍靳北一面照顾着宋清源,一面看着宋千星上楼的背影,控制不住地拧了拧眉。

好不容易等宋清源反应过来,众人才都松了口气。

霍老爷子忙道:“也是,明知道那丫头故意说话气,何必非要计较——”

宋清源摆了摆手,道:“放心,我还没这么容易被她气死……”

慕浅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道:“要再这么容易犯病,我可不敢帮们父女相认了啊,谁知道这中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出了责任,我可担当不起的。”

宋清源瞥了她一眼,缓缓站起身来,道:“放心,这是我们父女俩之间的事,我不用旁人担责任。”

霍靳西这才看了霍靳北一眼,道:“送宋老回房休息,照料一下。”

霍靳北应了一声,很快扶着宋清源往楼上走去。

上到三楼的时候,某个开着门的房间里忽然传来震天响的音乐,宋清源身体控制不住地一僵,霍靳北连忙用力扶住他,“宋老?”

“没事,没事。”宋清源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缓步走向自己所住的房间。

霍靳北将他送入房中,照顾他躺下。

然而隔着房门,外面的音乐声依旧吵得人不得安宁。

霍靳北微微拧了拧眉,随后就站起身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不远处敞开的房间内,宋千星嘴里叼着牙刷,一面刷牙,一面摇头晃脑地在手机上选歌,再通过蓝牙音箱播放出来。

她背对着霍靳北站着,霍靳北站在门口,敲了敲门之后,见她没有反应,便径直走了进去,关掉了床上的蓝牙音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