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郑飞跃在世界享有的盛名,他所做出的贡献更是值得一提。

当郑飞跃的系统用户遍布球七大洲时。

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统一世界对系统使用者的称呼。

宿主这个称呼,适用范围仅限于华夏。

在日国,这个称呼叫天选之人。

在北欧,系统使用者被称作神之子。

米国的称呼是异能者。

不同地区的叫法不一样。

郑飞跃干脆向世界做出了宣告,将宿主定位系统使用者的统一称呼。

不同意?

那就是不给我郑某人面子喽。

很好,关闭平台使用权限,爱承认不承认。

惊为天人的大波美女

这样一来,也就没人敢不承认了。

就这样。

宿主这个独属于华夏的称呼,成为世界系统者的标准称谓。

另外。

郑飞跃还指定通用点作为世界宿主唯一官方货币。

所有交易和流通必须使用通用点。

如果发现场外交易,那么对不起,将关闭使用者的平台使用权限。

另外,郑飞跃在妹妹的帮助下,制定了一套系统的物价标准。

严厉打击交易平台上的虚高价格。

任务委托平台也进行了整改,删除了大量约炮和撩骚的内容,鼓励用户正确使用任务平台。

这一系列措施颁布下来后。

世界的宿主环境都焕然一新。

在国内,已经有人将郑飞跃比作千古一帝秦始皇。

此举相当于,变相地承认了郑飞跃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世界各地,逐渐有郑飞跃的死忠出现。

也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郑飞跃在米国的日子也来到了尾声。

平台总用户激增至15万宿主。

那个超级主线任务也已经超额完成。

管理系统进入自动升级状态。

郑飞跃也踏上了回国的专机。

郑市机场。

当郑飞跃踏上祖国土地的一刹那,忍不住回身望了望。

谁能想到,之前不过是一个突发奇想,就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半年时间。

他由一省之霸主,成长为世界的教父式人物。

机场外面。

一批华夏死忠宿主已经自动聚集在外面。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之前甚至都未见过郑飞跃。

可现在,他们的眼神中满是狂热。

郑飞跃毫不怀疑,只要自己一句话,这些人就能无条件地为自己冲锋陷阵。

人群后方。

秦墨和王幼涵垫着脚,看向郑飞跃。

前者尽情地欢呼着。

后者尽管知道了一些事情,可还是有些迷茫,心想怎么就这么大的名气?

郑飞跃走向秦墨和王幼涵。

他的那些粉丝部涌了上来。

三大势力的高级宿主,此刻和明星开演唱会时的保安没什么区别,奋力地为郑飞跃开辟出一条道路。

周围是欢呼声。

宿主们如同发疯一样涌向心中的偶像。

好歹三大势力的人都是顶尖高手,身处人潮之中,依旧如铁柱一般牢不可松。

郑飞跃走至秦墨和王幼涵身边,看着两个女人,纠结着先抱哪一个。

王幼涵笑着将秦墨推了过去,道:“很多事情秦墨都告诉我了,你们都不是普通人,秦墨对你更是帮助甚多,我呢,也不是小气的女人,就允许你抱她一下。”

聪明人说话,点到为止。

秦墨红着脸,抱了郑飞跃一下,道:“队长,你不怪我向嫂子透漏你的身份吧。”

郑飞跃笑着摇头。

以前他不愿意说,是担心自己没实力保护她。

如今他横扫世界归来,普天之下除了那几个9级强者,再也无惧任何人。

谁人敢动王幼涵?

“这半年我不在,你一个人既要照看公司,又要照顾我父母,辛苦了。”郑飞跃道。

王幼涵道:“不辛苦。”

郑飞跃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秦墨看的满脸羡慕。

这时,秦重走了过来,先是干咳了一声,然后拉过妹妹道:“走,回家!”

“我不回去!”

秦墨道。

秦重瞪眼道:“不回家干嘛,在这里看别人秀恩爱?丢人不丢人?”

“不丢人,我就喜欢看!”

秦墨瞪眼道。

“你……我不管了!”

秦重气的想打人。

凉心走上前,道:“这种事情阻止不了的,怪只怪你妹妹爱上了一个花心大萝卜。”

“你这是嫉妒!”

秦墨气哼哼道。

“我嫉妒他?哈哈,开玩笑!”

凉心发出夸张的语气。

秦重在旁边缓缓摇头,心想以前的凉心是个多沉稳的姑娘,心若冰心,天塌不惊。

再看看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

魏氏双胞胎对视一眼。

此时此刻,他们和秦重的想法如出一辙。

以前的冰心姑娘是个多么……

郑飞跃还在和王幼涵腻歪。

凉心实在是受不了,走上前道:“我说你俩能不能回家再亲热,机场这么多人,我都替你们感到别扭。”

王幼涵脸部稍红,看了凉心一眼,发现这是个极为漂亮并且气质出尘的女人。

就是说话不太好听,字眼里夹着刺。

“飞跃,这位女士是谁啊?”

王幼涵问道,眼神耐人寻味。

郑飞跃笑道:“忘记介绍了,这位是我的贴身保镖,凉心。别看她是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却是实力高强,等闲几个大汉近不了身。”

凉心皱眉道:“你要死啊,谁是你的贴身保镖?”

“不是吗?”郑飞跃似笑非笑。

凉心深一口气道:“看在你女朋友在的份上,我不和你吵架。”

“哈哈哈。”

在郑飞跃的笑声中,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回到了豫省基地。

基地也聚集了大批宿主,想要瞻仰下世界名人的风采。

宿主小队一直在基地维持纪律,这也是他们没有去机场接机的原因。

无奈之下。

郑飞跃刚回来就在基地举办了个讲座,大致说了下自己在世界各地的征程。

这些宿主的好奇心满足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基地。

次日清晨。

郑飞跃从床上醒来,看着身边熟睡的王幼涵,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昨晚凉心有没有在窥探老子?”

话音落下。

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你说呢?”

房间的角落,凉心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

只不过眼睛是闭着的。

“卧槽!”郑飞跃怪叫一声,骂道:“你变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