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慎之拾起她的小手轻轻的放在唇边吻着,然后,掀起眼睑看她,认真的说:“我就提这一个要求,好吗?”

简芷颜将手抽回来,咬了下他的肩膀,“既然你能提要求,我是不是也可以提?”

沈慎之淡笑,“芷芷想跟我提什么要求?”

简芷颜掀起眼睑凝视着他,“以后,不要伤害我身边的亲友,也不要限制的的自由。”

沈慎之一顿,“我为什么要伤害他们?”

简芷颜:“……”

他怎么说得好像他没伤害过似的!

或许,他也觉得自己的话太过含糊了,他只好说:“我不会伤害他们。”

“你不会伤害他们就好。”

说完,她顿了下,欲言又止,似乎是有话想说。

沈慎之笑了下,“芷芷想说什么?”

简芷颜摇头,“没什么。”

碎花裙少女的轻灵魅力

说完,她打了个呵欠,说:“很困了,想睡觉了。”

沈慎之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轻轻的说:“芷芷如果有话想说,为什么不说?”

“没什么,就是忽然忘记了。”

她其实是想让他以后做事,别太狠,太绝,更加不要做违背良心,伤害别人的事。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根本不适合说这个,所以,她就没有说。

其实,云说让她改变他,她也想。

可是……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

可能是有些事说出来了,她心里也舒服了很多,被他抱在,趴在他的肩膀上,她渐渐的,就困了,睡了过去。

见简芷颜不想说,沈慎之也不再勉强了。

感觉到她趴在他肩头上这会儿的功夫,她就安恬的熟睡了过去,感觉到她现在,是真的开始重新信任他,依赖他,他目光,温柔了几分,眼眸里,也多了继续坚定的色彩。

在确定简芷颜真的完睡熟了,他又看了下时间,他就放开了她,给她盖好被子,离开,回去了公司。

回去公司后,他捏起了一根烟抽站在落地窗前抽着,在严胥敲门的时候,他都没有应声。

严胥知道沈慎之回来了,他也相信沈慎之听到了敲门声的,只是,不知他为什么没有回应他。

沈慎之在落地窗前站了许久,烟灰缸里多了许多烟头。

严胥半个小时之后再来敲门,沈慎之才声音沙哑的应声:“进来吧。”

“是。”

严胥进来后,“先生,会议的时间到了。'

“嗯。”

说完,他顿了下,“联系一下总部,让总部的人开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和我开视频会议。”

“是。”

简芷颜其实是睡得很熟的。

只是,在沈慎之离开了一段时间之后,被一阵手机铃声该吵醒了。

她揉了揉隐隐头疼的眉心,顿时,心情就不是很好了。

她现在困得很,没有接电话的意思,翻个身子,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耳朵,继续睡。

只是,电话那边却好像故意跟她作对似的,不断的想着。

简芷颜被吵得不行,气呼呼的接起了电话,“谁啊?”

说话时,她又打了个呵欠。

“我靠,你终于肯接电话了,我还真的以为你真的不打算接我电话了呢。”

“段子臻?”简芷颜一顿,清醒了些,“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你还问干什么,你昨晚去哪里了?还不回家,你想把你老公逼疯啊?”

“他怎么了?”

简芷颜没跟他说她早就回来了,不过,听说他不是现在坐飞机才对吗?怎么会有空给她打电话?

“昨晚他一直都在等你,担心你,我怀疑你要是不回来,他就会发疯了。”

简芷颜不以为然的说:“我外面能有什么事?”

“可万一出事了呢?”

“哪来这么多万一啊?”

简芷颜的话里,充满了不以为然。

段子臻叹气,“芷芷,我知道你或许因为我和慎之关系好,所以也不信任我了,可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因为慎之也没有说你们是因为什么吵架。可是,我却在慎之的话里听出来,你似乎……在怀疑他对你的爱。”

简芷颜没有说话。

得,原来,又是来做说客的。

“芷芷,如果你真的是担心他爱不爱你,那你完可以不用想了,他爱你,只爱你,他和苏茜白真的只是朋友关系而已。”

“他为什么会和我结婚?”

沉吟了片刻,听到这里,简芷颜忽然问。

如果段子臻回答了这个问题,那他这个朋友,还是值得交的。

“因为,他爱你啊。”说到这,段子臻笑了下,“说起来,在我的印象中,他并不认识你,其实,说起来,我是真的很好奇,他为什么会爱上你的。”

简芷颜愣了下,骤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当时,她在听到他和她爷爷的谈话的时候,她心里也是有这个疑惑的。

如果说沈慎之真的是爱她才跟她结婚的话,那他又怎么会爱上她的?

“其实,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在你们结婚之后,才知道的。”

简芷颜拧了眉头。

说到这,段子臻笑了下,“说起来,我第一次知道你,是看到了你的照片。”

“照片?”

“在你们结婚之后,在德国的时候,我在他办公室里发现了很多你的照片,有时,甚至在去找他的时候,会看到他拿着你的照片看着。”

简芷颜愣了下,“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去年六月份吧。”

去年六月份?

去年六月份……

他们似乎,渐渐的拉近彼此的距离了,只是,她怎么不记得,他给她拍过照片?

段子臻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芷芷,你不知道,沈慎之不是有胃病吗?去年的时候他的胃的状况,其实比现在差多了。他不是不能喝咖啡吗?听严胥的意思,他似乎喝了你的咖啡,当场,就在你们公司里犯胃病了。”

简芷颜听他这么说,似乎,也想起了还真的有这么一件事。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有胃病,她见他忽然的脸色变得苍白,还以为出来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