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馆的一个包间当中。

赵子兴和赵家孙家的余党部坐在这里,宋婉月站在一群人的面前,心里边有些忐忑。

“各位大哥,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你们想要劫色,也有点不切实际,至于劫财,那个小伙子刚才也看见了,我一共就五块钱,还被那个服务员给拿了,我不过就是个穷老婆子,你们留着我没什么用,要不你们还是放我走吧。”

宋婉月冲着面前的一群人说了句。

一群人脸上都露出了冷笑,很明显并没有放宋婉月离开的意思。

“你们……你们该不会是人贩子吧!”

宋婉月突然瞪大眼睛,想到了一种可能,她以前看新闻就有人会拐卖人口然后把器官给割下来拿来卖。

一想到这,她浑身的冷汗就冒了出来,后悔自己不该为了一顿饭就答应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进包间里。

赵子兴脸上带着冷笑,有些阴森地看着宋婉月,一般人见了,确实会觉得这个人有些恐怖。

他盯着宋婉月,冷声问:“你确定你是林阳的丈母娘?”

宋婉月眼睛当即一亮,赶紧说:“没错,我就是林阳的丈母娘,不信你们可以带我去林家问一问,而且你们带我过去,不管跟林阳要什么,他都会给你们的。”

现如今,她也只能抓住林阳这根救命药草了,现在她心里边只希望这些人能怕林阳一点,否则的话,她今天指不定会遭遇什么呢。

黄色外套妹子逆光惬意写真

赵子兴并没有继续问宋婉月,而是扭头问了边上一个正拿着手机查东西的人一句:“查到没有,林阳的丈母娘,是不是这个人?”

那人继续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之后站起来,开口说:“查到了,林阳的丈母娘名为宋婉月,网上有照片,确实和这个女的很像。”

赵子兴接过那人的手机,看了一眼,之后跟宋婉月对比了一下,发现确实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看来是真的,没想到这林阳也挺狠地,竟然让丈母娘混到这种地步,这孙子果然不算个东西。”

赵子兴开口说了一句。

宋婉月见众人确定了她的身份,赶紧解释说:“其实林阳对我挺好的,是我自己乱花钱,把钱都给花光了,林阳对我非常好,如果他知道我现在是这种情况的话,肯定会直接给我送钱过来。”

她这么说,是为了让这些人知道她和林阳的关系并没有闹僵,好借着林阳在京都的影响力摆脱这次的麻烦。

“你确定?”

赵子兴又问了一句。

宋婉月赶紧点头,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这些人确定自己是林阳的丈母娘之后,肯定不会继续为难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子兴直接抡起手,一巴掌就扇在了宋婉月的脸上。

“草泥马的,老子打的就是和林阳有关系的人,既然你是林阳的丈母娘,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

宋婉月一下子就懵逼了,在她看来,这些人再知道自己身份之后,不应该赶紧赔礼道歉才对么,怎么会直接就动上手了?

“为……为什么啊?

难不成你们不怕得罪林阳么?”

宋婉月开口问了一句。

“得罪他?

就是因为他,老子才会家破人亡,我他妈的命都不想要了,还怕得罪他一个林阳?

老子现在看不惯每一个和林阳有关系的人,今天算你倒霉,我们哥几个,就拿你出气了!”

赵子兴满脸激动地开口喊。

包间里的众人都被赵子兴给调动起了情绪,一个个都是满脸的愤慨。

“说的对,要不是因为林阳,我赵家和孙家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我们打不过林阳,难不成还打不过林阳的丈母娘?

兄弟们,一块上,好好拿这个老女人出出气!”

一个人喊完,直接朝着宋婉月的身上踹了一脚。

剩下的人也都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纷纷上前狠揍起宋婉月来。

宋婉月真可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碰上了林阳的仇人,早知道这样,她肯定不会拿林阳做挡箭牌了。

“林阳这个该死的东西,果然就是个实打实的扫把星,他就不可能给我带来好运,这个挨千刀的,害得老娘在这儿挨打,这个仇,我一定要找机会报了!”

宋婉月心中恶狠狠的喊道。

赵子兴一群人丝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朝着宋婉月的身上打过去,尽情的发泄着各自心中的愤怒,如今以他们的力量,也就能找宋婉月来出出气了。

之前他们确实谋划过把林阳孩子给偷出来威胁林阳的计划,然而就以他们这么几个臭鱼烂虾,想要从林家老宅中把林阳的孩子给偷出来,简直难如登天,所以也就只能搁浅了。

“你们停一下,我跟林阳其实早已经闹掰了,他现在连林家的大门都不让我进,我跟你们一样痛恨那个可恶的家伙,求求你们赶紧停手吧,再这样下去,我就被你们给打死了!”

宋婉月哀求道。

“少他妈在这儿忽悠我们,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今天这顿打,无论如何你都跑步了!”

赵子兴冷冷说了句,这种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会再去相信宋婉月的话。

包间外边的大厅当中,苏成海一行人已经在这里的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

看着这个餐馆有些年头的装潢,苏成海笑着说了句:“有时候,还是这种地方做出来的菜好吃啊。”

一众人都跟着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听到了里边包间里边传出来的叫骂声,其中有不少骂林阳的,苏成海听到之后,立马皱起了眉头。

“那里边怎么回事?

我怎么听着里边好像是有人在骂林阳?”

苏成海开口说。

“家主,我这就去看看。”

一个高大的男人立马站了起来,此人是苏成海这次行程的贴身保镖,实力强劲,非一般高手可比。

那人进到包间里边没一会儿,几声惨叫传出来,之后那人便带着宋婉月走了出来。

“家主,里边一群人正在殴打这个女人,我询问了其中一人,他们是林家以前对手的余孽,而这位,则是林阳先生的丈母娘。”

那人回答道。

苏成海脸色一变,林阳的丈母娘,不就是许苏晴的养母么,怎么被人给打成这样了?

虽然他对许苏晴的养父母没什么了解,但是仅凭把许苏晴养大这一点,他也绝不可能亏待了许苏晴的养父母。

“你真是林阳的丈母娘?”

苏成海满脸认真的开口问。

宋婉月此时已经被打怕了,听到又有人问他这个问题,吓得身子都是一哆嗦,之后赶紧说:“不是,不是,他们认错人了,我怎么可能是林阳的丈母娘,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根本就不认识林阳,其实我是冒充的,就是为了骗一顿饭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