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起潜招来一个个人,然后下了一道道命令,紧接着数骑从半开的城门飞驰而出,散入京师各处。

等到做完这一切,高起潜转头望向燃烧着紫禁城,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十三年殿试扬名,皇爷钦定状元,初授翰林院修撰,进接着步步高升,仕途一路通畅,不到两年时间内便官至礼部右侍郎加东阁大学士。这等飞速,从大明立国开始,恐怕也仅你一位吧!我说的对吗?魏学士。”

魏藻德抱拳向上道:“高公谬赞,这是陛下的隆恩和信任,学生必定竭尽所能不负圣恩。”

高起潜轻轻的摆了摆手道:“知恩图报是好事,但有一点咱家却始终为魏学士感到有点小小的可惜。”

魏藻德心怀疑惑,“高公这是何意?”

高起潜淡淡笑道:“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人们总习惯于把比较类似的人放在一起做比较。按照魏学士的资历和能力,在同榜高中的名单中应该是当之无愧的魁首,但可惜的是却有这么一个人。他和你为同榜进士,位列探花,却选择了一条和你完全不同的道路。你在朝堂步步高升,他也在边地屡战屡胜。按说,内大于外,文重于武为我大明历来的规制。但值此乱世,武的作用却大于文,特别是他这种进士出身而又能征善战的文武全才很容易被人视为大明的救星。在这种情况下,你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虽然依旧明亮,却会在他夺目的的光芒下愈发黯淡无光。对此,咱家十分好奇你这个大明的状元郎对此如何做想?”

魏藻德眼角抽动,轻轻的咳了一下,淡淡笑道:“高公说笑了。周宣武和学生同为圣上效力,有这样的一个同僚在外,难道不是学生和大明的幸运吗?”

高起潜笑着鼓掌道:“哈哈哈!魏学士的胸怀真是令咱家佩服万分。但有的时候,是大明的幸运,却未必是你的幸运。朝堂上的争斗历来都是血淋淋的,而最终能登上高位者往往只有一人,其他的人只能是匍匐在他的脚下勉强求生。咱家希望魏学士是最终的那个人,而不是泯然于众人,辜负你这一腔的才学和能力。”

看魏藻德沉默不语,高起潜笑道:“咱家的话,魏学士以后可以好好想想。至于现在吗?就请魏学士帮咱家一个忙,去好好的安抚一下太子的情绪。同时派人给皇爷那边送个信,给咱家争取点时间,无须太多,只用到天亮就可以了。”

魏藻德沉思片刻,最终摇了摇头道:“仅是派人给陛下送信,无法完全取信于人,学生稍后亲自去回禀殿下。四城火起,皇城之外形势不明,贸然让禁军出城会造成皇城兵力空虚,使整个大明陷入险境。此时应该紧守皇城,同时派出士卒出外,探知骚乱发生的源头和所有参与者。等到天亮时分,再一举出击,荡平骚乱。而这样的任务,除了高公您,还有人能够完成吗?”

高起潜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道:“魏学士,你真是令咱家惊喜啊!入阁这一步你已经完成,下一步就让咱家助你成为内阁首辅吧!”

皇城四面城墙上,无数火把迎着夜风招摇,将城下数十丈之外的区域照的通明。一排排士卒分立在垛口后,手中那些长弓,腰间挎着长刀,而脚旁则放置着装满羽箭的瓷壶,严阵以待而又尽皆无语。空气中弥漫着油脂燃烧的香味,火把的点点亮光和远处闪现的大火所发出的红光交相呼应,犹如天空中的星星。

美足白肤娇羞少女色早安日记

京师大火,逼的部分百姓向皇城边移动。但上面一阵箭雨过后,百姓惨叫着离开,留下数十具尸体。至此,再也没人胆敢靠近皇城,而皇城近郊的一些住户也因为恐怖而逃离住处,留下了一片空着的房屋。

而在这些房屋其中的一间,房门紧锁,窗户紧掩。而在窗户一角,两个身穿褐衣的中年男子透过窗子的缝隙紧紧的盯着不远处主干大道。在他们身后,整座墙被打开了一个半人高的大洞,而洞口的位置正对着一片杂乱的民房。

这样的布置虽然简单,但是却可以看出屋内人的不凡。只要遇到危险,他们可以随时从洞口撤到民房区内。到时候,他们便犹如鱼入大海,再想找到他们就难了。

唐琦忍受不了这死一般的宁静,轻声说道:“孟千总,又过去了四批人,我们就这样完全置之不理?”

孟越没有转头,只是淡声说道:“他们走不远,自有人会料理他们。你现在只用好好待在这里,一旦目标出现,我会示意你动手。”

唐琦心中恼怒,语气中满是气愤。“孟千总,在下已经陪你在这里蹲了一个时辰了。而到目前为止,我连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再这样下去,恕在下不能奉陪。”

孟越慢慢的扭过来头,“你真想知道?”

唐琦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孟越又转过头望着前方道:“我讨厌这北京城,人太多,官也太多。但放眼望去,都是些无用之人。周军门是有能力之人,他来到京师,是想做一些事情。但这样的所为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因而他们想让周军门死。城中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骚乱,就是有人想趁着这乱势取了周军门的性命,并把骚乱的原因推到周军门的身上。这件事有多少人参与,短时间内无法探知。但这件事的源头是和周军门有仇的高起潜,你今夜的目标就只有他一个人,前京营提督,目前掌控着皇城禁军的高公公。”

唐琦惊呼一声,浑身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孟越嘴角上撇,挤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怎么,后悔了?那我给你吃颗定心丸。你现在已经牵扯到了太多的秘密中,如果中途退出,今后能否完全撇开关系我不清楚,但你首先却必须过了我这一关。要么你杀了我,要么你被我杀死,除此之外,你不可能完完整整的从这间屋子中离开。还有一种选择,就是我们合力杀了高起潜,然后两个人一起离开,今后就当这件事事完全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