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苏玄的话,罗小夭忽然变得有些扭捏。她

嘴角止不住的翘起,娇嗔道:“讨厌啦,你说的这么肉麻,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苏

玄眼皮跳了跳,愣是被吓到了。

罗小夭这模样,反正苏玄是看不出丁点不好意思。

“这姑娘…果然与众不同!”苏玄内心惊叹,说不好听点就是一根筋。他

深吸口气,道:“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五阶灵师,下等炼兵师。”罗小夭有些骄傲,因为这都是靠她自己一点一滴修行出来的。苏

玄点头,罗小夭显然比器宗同龄的弟子差了很多,但这些都是靠她自己修行出来的,资质也不算太差。

“你去炼兵给我看看!”苏玄接着道。

既然说了要让罗小夭挑战萧淑湄,蜀红枝,那么自然不会只是嘴上说说。

此刻苏玄就不刺激罗小夭了,但往后他显然要督促罗小夭修行了。

“这么急就要开始炼兵了么?”罗小夭眼睛一亮,跃跃欲试。她是知道强大的兵侍会观看炼兵师炼兵的强弱程度进行辅助,她觉得苏玄就是这样强大的兵侍。“

夏天悄悄过去 风红色的回忆

我有点激动啊,我已经很久没有炼兵给别人看了……”罗

小夭不断讲着。

“别墨迹!”苏玄眉头直跳的打断她。

“得嘞。”罗小夭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走到了炼兵炉的前面。此

刻罗小夭显然不会炼下等灵兵,而是准备炼一柄普通的凡兵,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没灵石买材料。“

呼……”她重重吐出一口气,握住了锤子,身上灵气涌动。

苏玄看着,微微点头,起手式倒是不错。炼

兵注技巧,精细到极限,锻造出来的兵器才能趋于完美。

至少在苏玄看来,罗小夭这起手式就是极为正宗,而且极其纯熟。

“看来也不像他人说的那般废……”苏玄多少有了一丝安慰,嘴角浮现笑容。但

下一刻,苏玄就是脸一僵,被吓了一跳。

“哈!”罗小夭大叫,一锤子砸在了一块铁胚上。

这一砸,简直就是砸在苏玄心口上,让他憋得慌。这

…砸的是什么啊?起手式如此不错,为何落锤如此毫无章法?苏

玄有些懵。

而接下来,罗小夭就是乒乒乓乓一顿乱砸,那铁胚被砸出了一些模型,却是四不像。“

停!”苏玄忍不了了,怒叫出声。“

啊咧,这么快?”罗小夭还有些没砸够。

“你在干嘛?”苏玄阴沉着脸问。

“我在炼兵啊!”罗小夭挥了挥锤子理所当然道。“

你在炼个锤子啊!”苏玄忍不住骂。

“你怎么骂人?”罗小夭不爽道。“

你的下等炼兵师称号怎么得来的?”苏玄严重怀疑百炼器宗那些考核之人瞎了眼。

“我自己封的。”罗小夭底气有些不足了。“

……”苏玄顿时觉得天雷轰轰。

自己封的……

你罗小夭怎么能这么有能耐啊!

苏玄很想戳着罗小夭的脑袋骂几句,更是开始后悔之前的选择了。

“你那瓶颈又是怎么回事?”苏玄咬牙问。

“我想炼下等灵兵,可是死活炼不出,我就想着找个兵侍,兴许就能炼出来了。”她有些兴奋道。苏

玄脸都黑了。

他神色阴晴不定了许久,更是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自己的暴脾气压下。“

看来我要好好教教你到底什么是炼兵了。”苏玄有些阴森道。“

你不辅助我么?”罗小夭不满道。

“辅助个屁,你先给我学好炼兵!”苏玄都咆哮了。

“凶什么凶啊。”罗小夭嘟嘴。“

给我去砸铁十万下,不把那铁胚给我砸烂了,别给我休息!”苏玄这个暴脾气啊。

“啊?那不是初学者才要做的么?”罗小夭更不满了。“

你以为自己比初学者好么?”苏玄森然道。

“可是我不想砸……”罗小夭有些不愿。

“那我现在就走!”苏玄怒道。

罗小夭一激灵,顿时服软道:“砸就砸啊,生什么气嘛。”接

下里,便是沉闷的砸铁声不断响起。苏

玄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内心的躁动。他

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深坑……

不,是无底洞!夜

凉风习习。

如今已是炎炎夏日。

知了声声想着,砸铁声也是不断响起。苏

玄则是闭目修行着。因

肉身的创伤,苏玄这些日子都只能吸收少量的灵气,都不敢吸多。

要不然以他十阶灵师的逆天之境,一个呼吸便能引来不少的灵气。“

以丹药恢复肉身已是无望,那便老老实实的修行恢复。如此时间会很长,但胜在没有丝毫副作用。一切计划,便先搁浅一段时间。”“

正好这段时间,我也将体内的炼兵理论和技巧都融会贯通。”

苏玄想着,忽然站起。

他摆出了极为怪异的姿势,如鲲鹏,如麒麟,如玄武!此

时此刻,苏玄已是准备借助鲲鹏意,麒麟念,玄武身这三种手段恢复肉身。

“以水之鲲鹏滋养肉身,火之麒麟强健体魄,土之玄武稳固躯体!三管齐下,只要时间充足,我体内死气的驱逐,肉身的恢复是迟早的事情!”

苏玄眼眸中闪过一丝凌厉,决定将前进的步伐停一停。而

下一刻,苏玄又是做挥锤,刺剑,斩刀等等诡异的动作。

不过很快,他肉身又是以诡异的方式扭曲,手捏玄奥的印记。在

他得到的炼兵基础中,有许多关于前期炼体的手段。这等炼体基础与炼兵也是挂钩,在做出这些动作的时候,脑海内的知识也是狂涌,不断闪过。

苏玄知道,如此做下去会加快他对脑海内知识的掌控。接

下来的一段时间,苏玄除了恢复肉身,就是要将这些技巧和炼体手段都是施展一遍。

罗小夭时而抬头,看着苏玄做着诡异的动作,顿时有些委屈。“

让我打铁,自己却在跳舞,而且还跳的这么难看,什么人嘛……”她嘀咕,愤愤不平。这

话幸亏她说的很轻,要是让苏玄听到,非吐血不可。翌

日,苏玄重重吐出一口气,满脸疲惫的结束动作。他

看向炼兵小屋,顿时发现罗小夭还在砸着。她

浑身颤抖着,脸色更是惨白,显然已是到了极限,只是在苦苦支撑着。

看到罗小夭如此,苏玄才满意点头。“

去休息三个时辰,然后再回来砸!”苏玄冷硬开口。

这一刻,苏玄觉得自己有义务教好这虽然一根筋,说话不经脑子的姑娘。在

她身上,他看不到任何炼兵资质,但却是看到了强过太多人的热枕与渴望。

“哎呀娘呀,累死我了……”罗小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重重喘着粗气。苏

玄脸一黑。

“这说话的口气,也要纠正过来!”苏

玄默默想着,觉得有必要彻底改造罗小夭。

接下来的几日

苏玄便是在这小院住了下来。不

论白天黑夜,他都是在孜孜不倦的恢复肉身和融合炼兵知识。

当然,还有调教罗小夭!这

些日子,苏玄都是将最基础的东西交给罗小夭,至于炼兵手段和法诀,他已是禁止罗小夭修习从路边摊上买来的基本垃圾书。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苏玄要先把罗小夭这块凹凸不平的杂铁百炼成钢,为罗小夭打下最为强大的基础!尽

管罗小夭很抗拒,但在他的威逼利诱下,罗小夭也只能乖乖听话。当

然,这主要还是靠罗小夭的坚持与忍耐。

尽管罗小夭不知道苏玄让她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她还是坚持着,哪怕再苦再累也是完成了苏玄的任务。期

间,苏玄更是将已是用不上的天蛮万兽拳卖掉,换了一些打基础的药物,以及不少为之后准备的炼兵材料。

时间如流水,稍纵即逝。

夏日的骄阳敛去了火热,秋日的凋零被白雪掩盖,又是一年寒冬时。小

院中。

零散雪花微微飘落。苏

玄于雪地中修行着,身躯修长,面色红润,已无之前那般虚弱苍白。不

远处,微微火光跳跃,明显精神很多的罗小夭正在仔细研磨着一柄细剑,为其开锋。偶

尔抬头,看到的是那已是熟悉的修长身影。每

当这时,罗小夭的嘴角就是微微扬起,不自主的流露笑意。夏

蝉冬雪,不过轮回一瞥。

岁月轮转,又是转过一年。这

一年,苦了很久的罗小夭有了小小的幸福,也不再孤单。

这一年,一直拼搏前进的苏玄停下了脚步,有了这一方安宁。

寒冬虽冷,烛火却暖。这

里虽小,却已是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