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只野狼妖兽奔向了赤发鬼,赤发鬼不愧是开脉境九层的高手,只用了一把鬼头大刀就挡住了野狼的攻击,随后他的四弟绿发鬼也挥舞着招魂幡冲了过来,两兄弟协作,拖住了这只野狼。

另外一头野狼妖兽则扑向了云小妹,云小妹虽然有防备,可她的实力终究稍差一些,开脉境七层修士面对一阶妖兽的攻击,手上的动作却跟不上头脑的运转,一时手忙脚乱。

眼看着云小妹就要被野狼妖兽抓到,这时一把铁剪从旁边伸过来,朝着那妖兽的脖子就剪了下去。原来旁边的云大娘一直注意着女儿,见到女儿遇险,她连忙祭出自己的法器出手相救。

入阶的妖兽,智慧已经超出了一般的野兽,也懂得趋利避凶,这一剪下去,恐怕整个脑袋都要没了,那妖兽连忙往旁边一闪,避过了云大娘的铁剪,不过他的爪子也因此稍稍偏了一些。

野狼妖兽的爪子从云小妹的肩头划过,破开一片衣物,不但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肩膀,还划出了一道血红的印子。若不是云大娘相救及时,说不定云小妹整条手臂都要没了。

云大娘和云小妹是对付不了这头野狼妖兽的,按照事先的约定,这一只妖兽由七绝鬼对付,这时候七绝鬼倒没有出什么幺蛾子,两道身影很快闪了过来,橙发鬼和黄发鬼顶住了这一只妖兽。

这一幕也被青阳给看到了,他顿时后怕不已,入阶的妖兽果然厉害,他们的速度根本就不是开脉境中期修士能够追踪到的,幸亏刚才攻击的不是自己,否则的话光是这一下自己就没命了。

不过青阳已经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了,因为又有六只野狼冲着他扑了过来,再加上前面那一只,总共七只野狼把他团团围住,其中领头的更是一只未入阶的凶兽。

如果只是六只普通的野狼,哪怕是他们配合的很默契,青阳也有足够的把握应付下来,虽然有时候数量的变化也能引起质的变化,可普通野狼的实力毕竟不高,六只也不算多,青阳还是能对付的。

如今增加了一只未入阶的凶兽,情况就完不同了,未入阶的凶兽本身就相当于开脉境的修士,实力与青阳相差无几,与其他六只普通野狼相互配合之下,实力大增。

没多久,野狼就在青阳的衣服上划了好几道口子,也幸亏他有一件中品法器级别的鼍龙甲护身,又提前使用了一张下品的金刚防御符护身,否则的话这时候已经不知道受了多少伤了。

青阳的情况不容乐观,其他人也都有好不到哪里去,不说七绝鬼与段如松等人,剩下的一些开脉境七八层的散修,也都被超过十只的野狼给围困了。光是鲁定山的身边,就有十二只野狼,其中至少有三只都是未入阶的凶兽,情况一点都不比青阳好多少。

清纯妹妹户外卖萌可爱照写真

这种情况下,想要奢望别人来救自己是不可能的,只能靠自己渡过眼前的难关。青阳一把赤焰剑护住身要害部位,只有在确保自己安的情况下,才抽冷子攻击一下,不求伤敌只求自保。

现场的情况越来越危急,就在这时,那领头的野狼妖兽又是一声长嚎,然后剩下的野狼接到命令,发起了总攻。

这野狼妖兽虽然只是一只畜生,但是智慧却一点都不低,先是用少量的野狼进行试探,然后大批的野狼发起攻击,到最后发起总攻,一波比一波更猛,一次比一次更凶,根本就不让人有任何缓冲的机会。

那领头的野狼也没有闲着,他早就选好了自己的对手,身体一纵,就朝着段如松冲了过去。这边段如松与贺兰峰也一直没出手,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刻,于是一左一右,朝着那领头的野狼包夹过去。

虽然三只野狼妖兽被六名开脉境九层的修士拖住了,但是剩下的野狼还有数百只,其中更是有数十只未入阶野狼凶兽,实力堪比开脉境修士,一点也不容小看,所以在场的修士们没有一个比较轻松的,实力高的独自对付二三十只,实力低的也要应付十几只,就连受过伤的紫发鬼和钟三通等人都不例外。

场上瞬间展开了混战,不过情况稍好一点的是,双方的实力似乎差不太多,并没有出现一边倒的趋势。只要小心一些,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不过也正是这样僵持的战斗,最让人煎熬,随着战斗进入白热化,场上不时有人受伤,尤其是那些修为稍低和以前有伤在身的紫发鬼和钟三通等人,身上的伤势更加的重了。

狼群法器总攻的时候,又有三只冲着青阳而来,对青阳进行围攻的野狼达到了十只,好在都只是普通的野狼,青阳还能勉强支撑。

不过防御符的能量总有耗尽的时候,受伤也是免不了的,青阳一时不查,左臂就被那只未入阶凶兽划出了一道三寸多长的大口子,恐怖的伤口染红了半边衣袖,却根本就没有时间包扎。

逐渐出现的伤势也逼得修士们不得不使出自己一些压箱底的本事,野狼群那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数百只野狼至少死掉了近百只,受伤的更多,其中不乏未入阶的凶兽。

死亡的野狼并没有让这些妖兽退缩,血腥味更刺激了他们的凶性,攻击反而比以前更加的猛烈了。青阳无奈之下,使出了那张从丐王身上的到的,唯一具有攻击能力的下品火焰符。

这神箭李制作的符箓虽然品级不高,但是效果还是可以的,这张下品的火焰符使出来之后,不仅伤到了那只未入阶凶兽,还烧死了三只普通野狼,让青阳压力大减,勉强还能支撑得住。

其他人的情况跟青阳都差不多,旁边的鲁定山用板斧劈死了七八只的野狼,其中还有一只是未入阶的凶兽,不过他自己也浑身是血,已经分不清这些血究竟是自己的还是那些野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