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

   御书房。

   嬴政手里拿着一包上好佳虾片,一边咔嚓咔嚓的吃着,一边处理国事,批阅奏章。

   旁边的宫女闻到味精的味道,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

   下方有两位老臣正在觐见。

   “陛下,神威王爷近两个月来大肆敛财,居心不轨,望陛下慎重!”

   说话的是淳于越,这老头整天忧国忧民,怀疑这个怀疑那个。

   “哦!”

   嬴政吃着手里的上好佳,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批阅奏章。

   “陛下,神威王爷这是要把天下之财尽揽于手,是臣子大忌!大忌啊!”淳于越激动地说道。

   “嗯。”

   嬴政点点头,依旧没有太多表情。

   文艺范清新唯美安静美女咖啡馆写真

   “陛下,据老臣调查,神威王爷这两个月里赚了最少有两百万两黄金!这么一大笔钱,都可以另建一座国库了,老臣实在不放心啊!”淳于越拱起双手,激动得脸红脖子粗。

   “这么多?”

   如此庞大的数额,终于引起了嬴政的注意,他抬起眉毛,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是那些白纸,还有一包一包的美味美食,看来苏卿这些年游历大陆,真是弄到了不少好东西。”

   嬴政把手里的奏折拿起来,赫然是一张白纸,“如此轻薄的纸张,实在不知道是如何造出来的,是那神仙手段啊……”

   “陛下……”

   淳于越还想再说,却被嬴政抬手打断,“好了好了,朕有些乏了,要去冥想一会儿,你们都退下吧。”

   “唉……”

   “一国之君沉迷修炼,实非国家之福、苍生之福啊。”

   淳于越把这段话深深的埋藏在心里,然后刚准备退下。

   一个身穿华服、腰佩美玉的中年男子,匆匆忙忙地跑进来,脸上带着激动的表情,“陛下……陛下!王爷又弄出新东西了!”

   “萧卿你说什么?”

   嬴政转过身来。

   来人,正是当今大秦丞相萧何。

   只见他面色激动,颤颤巍巍的来到御前,“王爷声称自己培育出了一种稻谷,能够大大提升粮食产量,让我大秦子民再也无需忍饥挨饿!”

   “稻谷?”

   “苏尘这家伙还研究上了农业?”

   嬴政一脸懵逼。

   “好哇!这个神威王的野心居然如此之大!俗话说,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天下!他这是想控制大秦的天下啊!狼子野心,实在是狼子野心!”

   淳于越背地里暗暗揣测。

   “粮食增产,能增产多少?”

   嬴政随口一问,“一倍?还是两倍?难道是三倍??”

   萧何笑呵呵的看着他,然后吐出了一个差点没把淳于越下巴惊掉的数字,“是三十倍!陛下,是整整三十倍啊!”

   “什么?!”

   嬴政和淳于越,还有几个在场的臣子,都惊得瞪大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三十倍,这怎么可能!”

   “丞相莫不是在说笑,粮食增产三十倍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妈?!”

   “本官曾听闻,冀州一农田,亩产栗米(小米)十斗,一年一熟,已是骇人听闻,难不成神威王爷弄出的稻谷,亩产三百斗?”

   淳于越根本不相信这种鬼话。

   但萧何很快说,“淳于大人,神威王爷的稻谷并非是亩产三百斗那么夸张,而是一年三熟,粮食亩产一百斗!”

   “一年三熟,敢问萧丞相,神威王爷弄出来的稻谷是何品种,居然可以一年三熟,老臣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淳于越还是不相信。

   萧何也不恼,只是微微一笑,“在此之前,淳于大人可听说过白纸?可尝过辣条?”

   “没有!”

   淳于越还算老实,没有在御前撒谎。

   “既然如此,这杂交水稻,也并无不存在的理由。”

   萧何笑了笑,将目光投向嬴政,“陛下,王爷乃是创造奇迹之人,这一次也必将再创奇迹!”

   “行~朕给他地,让他去弄,若真有这种亩产百斗,一年三熟的稻谷,叫什么杂交水稻…,能让我大秦千万子民,不再为粮食发愁,也是千古奇功一件。”嬴政说道。

   然而,萧何并未转身离去,而是又道,“陛下,这神奇稻谷,王爷的本意是赠予朝廷,让朝廷来种植开发!他会把技术和种子都交出来,并不私吞。”

   “嗯?!”

   众人齐齐惊讶,没想到那位神威王爷,居然肯将这样赚钱的东西赠送给朝廷,自己不赚这个钱了?

   “王爷的觉悟,真是高啊……”

   萧何看着嬴政缓和的脸色,内心不由赞叹。

   “萧卿,苏尘那家伙,真的是这么说的?你可知欺君之罪?”

   嬴政甚至都有点不相信。

   粮食,可以说是江山社稷之重,人之根本!

   控制了粮食,基本就能控制天下!

   这种杂交水稻,亩产百斗,一年三熟,简直就是逆天!不谈口感,论产量不知道胜过栗米多少!

   可以想象,等这样的稻谷大面积种植,光靠卖粮食,恐怕就能日收斗金!

   “陛下放心,这些都是王爷的原话。”

   萧何微笑拱手。

   “好,很好。”

   嬴政满意一笑,“那他可曾提出什么要求?”

   “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请陛下准许他将这杂交水稻,带去西域种植,并且再那边售卖。”

   “这算什么要求,准了!”

   嬴政袖袍一挥,哈哈大笑。

   心情简直比听到苏尘平了三地叛乱还要高兴。

   作为帝皇,最怕的就是臣子谋反,特别是像苏尘这种功高震主的臣子。

   若不是苏尘修为强大,估计早给弄死一百遍了。

   在嬴政看来,苏尘此举,无疑是向他这个皇帝示好……

   于是,百亩杂交水稻试验田,就在咸阳城外开始试种了,嬴政还亲自去看过一两次,对其长势表示十分惊讶。

   期间,有不少人想来烧毁杂交水稻田,都被白凤弄玉二人给挡了回去。

   这些人,苏尘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那些世家和地主。

   苏尘的杂交水稻,动摇了他们的根本,他们便想除掉苏尘。

   要知道,天下有许许多多的佃农(diàn-nóng),为了不被饿死,只能去地主家租借田地,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种出来的粮食,大部分都要上交,只留一点果腹,可以说是十分凄惨,永无出头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