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咔……”

抱着呆呆兽漂浮在半空中,周身被圆球形态的「减半反射」光盾保护在其中。

刺骨的寒气从铁甲贝身上冒出,此刻整个控制室都飘起了霜雾,咔咔的冻结声不绝于耳,甚至盖过了飞舰机舱里的警报声。

万丈高楼平地起,只有将地基打牢实了,今后修建起来的高楼大厦才不怕风吹雨打。

明白这个道理的良人,在手头几只神奇宝贝的培育上要求非常严格,力求每一步都稳扎稳打,尤其是面临瓶颈突破的时候。

铁甲贝体内力量早就达到能够蜕变的程度,之前良人并没有急着突破,他追求的是水到渠成。

不过即使是这样,从橘子群岛回来,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积累,铁甲贝体内烟絮状的力量,如今也都变成了饱和了水分的水雾。

如今再进行突破,浓雾聚拢成一团,一收一放像颗跳动的心脏一样,单单是逸散出去的一部分力量,都将整个控制室冻结成了一个冰窟。

“呜~”

“呜~”

——???——

机舱里警报声响个不停,被冻裂了缝的控制面板‘嗤嗤’闪烁着电火花。

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

被强制启动的警报惊醒的J等人,此刻正飞快地朝控制室赶来。

经过猎物货仓时进去看了一眼,除了地上躺着两具已经咽气的尸体,上午捕获的猎物已经不见了踪影。

“该死的,巡逻的两个小队跑哪去了,猎物逃走这么大的事情都没发现。”

“快去去控制室。”

“踏踏……”

听到外边仓道里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良人抱着呆呆兽不为所动,静静地守着下方突破进行到关键时刻的铁甲贝。

水雾团受到外力开始自行压缩,第一滴水珠形成,后面的蜕变更是顺风顺水没有遇到一点瓶颈阻碍。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铁甲贝体内的寒冰能量,已经有九成完成了液化蜕变。

整个力量质变过程中,铁甲贝身体不断地释放着寒气,控制室里的坚冰在不断加厚。

原本将近12个㎡的控制机舱,在飞快增厚的冰甲充填下,只剩下不到7㎡的狭小空间。

而且机舱空间还在缩小,如果铁甲贝一直释放力量,要不了几分钟整个机舱都会变成一坨实心冰块。

“用火系技能攻击——”

关闭着的控制室机舱大门,也没办法隔绝寒气的扩散,仓室外边的通道已经完全地被冻结起来。

「猎人·J」带着8个属下赶过来,看到眼前的场景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不用动脑子也知道,控制室里有人在搞破坏。

J急眼了,冷冰冰的俏脸被怒火燎得通红,这架隐形飞舰是她的移动基地,是她全部的身家。

她能够穿梭在各个地区,在联盟搜查队、国际刑警的联合围剿下生存下来,依仗的就是这架凝结了神奇宝贝世界最尖端科技的隐形战舰。

现在有人潜进她的基地里大肆破坏,哪怕是J这个孤高冷傲的女人,此刻也坐不住了。

“暴蝾螈,喷射火焰。”

“黑鲁加,喷射火焰。”

“戴鲁比,使用喷射火焰。”

“大狼犬,使用喷射火焰。”

“………”

狭窄拥挤的机舱通道里,一众人退后几步,放出神奇宝贝开始朝控制室突围。

赤红灼热的火柱一齐喷出,滚滚热浪夹杂着水蒸气涌出,站在后面的J等人连忙又后退了一段距离。

然而蒸汽散开,控制室舱门上带上了一丝「不融冰」特性的坚冰,并没有完全融化消失,这让J心头大为诧异。

原本以为潜入机舱的是个‘小蟊贼’,她一出马很轻松就能将对方擒下,如今看来对方恐怕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至于机舱里搞破坏的是上午抓住的那个小子,在这个自负的女人看来完全没有可能,所谓的‘少年天才训练家’在她看来就是个笑话。

“估计是这次任务被联盟或者国际刑警察觉到了,然后出动了高层战力,那个小子被救后恐怕早就逃走了。”

继续指挥属下突围,气得银牙紧咬、青筋爆凸的J,心里暗暗地猜想到。

————

“这次突破损耗不小,你先恢复一下吧。”外边J气急败坏的怒吼传入耳朵里,控制室里,良人依旧不为所动。

看了一眼几乎已经被坚冰给填满的控制室,良人感觉整个人变得畅快不已,既然J敢向他下手,那就要做好被他报复的心理准备。

“喀喀~”

喝下一瓶「全满药」跟「PP恢复剂」,力量释放得太多,身体有些虚弱的铁甲贝合上刺甲开始,回到宝贝球里休息。

“接下来,好好享受被我报复的恐惧吧。”看着舱门上的冰壳已经融化,外面的人马上就要破门而入,良人不由嘴角微微上扬。

“砰~”

舱门被暴蝾螈轰开,后面J等人鱼贯而入,然而睁眼一看,却连个破坏者的人影都没有看见。

之前守在监控电脑旁边,被脱困后的良人第一个弄死的黑脸男人,此刻被冻成一具冰雕放在大门口。

大脑被破坏,黑脸老人整个七窍流血,爆睁着血丝弥漫的双眼,表情显得格外狰狞骇人,仿佛在临死前见到了非常恐怖的东西。

“嘶~”

被冻成冰窟的控制室里,被摆在进门口三米处的一具冻尸,四周没有破坏者的影踪,突然刹住脚步的J等人,整个汗毛乍竖了起来。

“不,绝对不是联盟搜查队和国际刑警,这群家伙虽然虚伪,但行事绝不会这么凶残恐怖。”

正因为联盟量刑宽松,「猎人·J」行事才敢这么猖獗,如今遇到一个无视联盟律法,行事手段比她更加凶残血腥的对手,J心头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如果不是联盟、国际刑警的人,那又是什么人会跟我J过不去——”心绪杂乱的J暗暗想道。

未知的东西最让人恐惧,一个行事肆无忌惮无视法律,而且还像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这更加让J感到恐惧。

默默地退出控制室,J带着手下在飞舰中巡视了一圈。

13具藏在各个舱室,身上没有一道伤口,死相完全一致的尸体。

消失得一干二净的食物、药品、武器装备。

安防严密的收藏库,大门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但是里边的宝物却通通消失不见。

……

对手是谁?

男还是女?

对手一共有多少人?

一股无名的恐慌开始在剩下的这队人心中酝酿翻腾,这群平日里无法无天、手段凶残的精灵猎人,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对那个有可能就躲在基地暗处正窥视着他们的对手的恐惧。

J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