兖州,东平州,西门。

城门大开,近千衣甲鲜明的劲卒押着万余衣着不一的俘虏缓缓入城。两侧路旁满是看热闹的百姓,都伸长了脖子,口中啧啧称奇,对这支威武之师赞叹不已。

这么多年来,兖州响马横行,兵匪一家,百姓苦不堪言。但这次,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兖州最大的三股匪寇接连覆没,仅俘虏便有这么多,怎能令他们不兴奋?

赵勤骑在马上,看到迎接的人群,连忙翻身下马,快步迎了上去。抱拳施礼道:“末将拜见罗知州及诸位大人。”

一个身型矮胖,满脸肥肉的中年男子上前扶住赵勤,双眼眯成了一条缝。“赵守备此次平靖贼匪,为我兖州恩人,功大莫焉!本官身为本地父母,理应出外五十里亲迎。但州内杂事甚多,无法抽身,还望赵守备能够见谅。”

他名叫罗玉溪,为兖州任城人,举人出身。在周显夺回兖州之前,他担任负责刑案的东平州判官。李岩撤离之时,大量兖州官吏担心被朝廷追究,随其前往河南。罗玉溪家中老小皆在兖州,不愿离开,最终被官军俘获,关入牢中。周显在很短时间内拿下运河之西的广大地域,不得不依靠一些原有的官员来稳定局面。罗玉溪因为并无大错,平素官声也说的过去,被周显放入监牢,恢复了原职。在朝廷另派官员之前,决定由他暂代东平知州。

东平州在兖州为普通一州,但距其州治不到五十里处却有一个闻名天下的所在。黄河水泛滥所形成的纵横约八百里的水泽。水浒传梁山泊便是以此地为模板,塑造了以宋江为首的一百零八个好汉,其作者罗贯中也是东平州人。

真实的梁山泊没有中说的那么易守难攻,但因为水泽地域广阔,在乱世一直都是贼寇的聚集地。在李岩撤离之后,一些原属于刘泽清,不愿意归降官府的部将便和当地匪寇联结在了起来。他们以黄河、梁山泊等水域,以及附近的的山脉峻岭为中心,到处生事作乱,共同抵御官军。

罗玉溪一介文官,刚上任便面对这样的情况,顿时显得有点手足无措。他利用当地一些富户招募了一些乡勇守城自保,同时向更高的兖州府求援。

周显掌管在山东的所有军队,并严禁其他人插手,但并非手下的每个将领都与他齐心。例如军中官职很高的刘孔和、谈震彩等人,虽归属周显统帅,但他们却不是周显的私将,更多只是听令行事。而高名衡和其他文官也多因为利益关系而与周显多有矛盾。为此,他着力提拔了一些自己的亲信之将。但并非直接提拔他们,而是给他们更多可以立功的机会。因而,周显便下令赵勤为主,周泰为副,率两千新卒出讨兖州贼寇。

罗玉溪本身就是善于钻营之人,知晓周泰是周显之侄后,便极力配合,为之提供辎重、粮草及有关贼寇的各种情报。可以说,赵勤能够这么快的剿平兖州贼寇,他居功至伟。大明重文轻武,文官历来轻视武将。他出外亲迎,并不是看重赵勤,而是他身后的关系。在对赵勤极尽夸耀之后,他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呃,怎么没看见周千总?”

赵勤回道:“虽然大部贼寇被歼,但有少数向西逃往范县方向,周泰还在率部追击中。而且,濮阳那边也有些军务需要他前去处理。这些事情有关机密,不能向罗知州言明,还望您能够见谅。”

俏皮眼神撩人心弦

罗玉溪哈哈大笑,“明白,明白。赵守备,那这些俘虏该如何处置?”

赵勤从身后亲卒拿出一叠纸递给罗玉溪,“罗知州,这里有匪首名单一百一十三人。除死于战场上的,还有五十六人。请罗知州选定日子,对他们明正典刑。”

罗玉溪脸色微变,“都要杀了?”

赵勤点了点头,“乱世用重典,不杀他们不足以震慑世人。况且他们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不仅要全部斩首,还要暴尸三日,以警示百姓。至于其他的俘虏,请罗知州派一些书吏给我,帮助登记他们的身份。到时候,我会另外分用。”

罗玉溪点头道:“好说,好说。”

长刀高高举起,接着重重落下,人头滚落一旁。万余俘虏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看着,神色间满是恐惧。围观的百姓高声叫好,神色间满是兴奋。

等事后,这些俘虏被驱赶到城东。在那里,有一个用圆木围成的临时圈场。他们被赶进里面,四周有兵卒把守。士卒给他们运来了一些粮食和柴薪,让他们自己生活做饭。等到傍晚时分,赵勤携三十个书吏走进圈场。

赵勤站在高处,大声喊道:“尔等都是有罪之人,但上天有好生之德,给予你们再世为人的机会。督帅有令,会从你们择优录取,只要考核过关,便可编入军中,以后每月都有饷银领取。其他的,如识字的,会算账的,会驾船的,会打鱼的,会做饭的。总之,只要你有一技之长,都会另有重用,而且会按照所做事情的不同而给予工钱。至于剩下的,稍后会发放金银让你们离开。但是有一点,不能再行为贼。否则上天能饶了你们,我饶不得。”

等赵勤走下来,罗玉溪便迎了上去。“赵守备说的真好。”

赵勤道:“这一切都为督帅所教。这些人本为良民,之所以为贼,大部分不过是因贫寒而无法过活。即使放他们回去,而无法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难免会再次为贼。况且,即便是这万余匪贼,里面依旧有不少可用之人。善加教导,都可为己所用。这就是一般人所言的化敌为友,以战补战。”

罗玉溪笑道:“还是督帅考虑的深远。只是东平贫寒,恐怕无法解决如此多人的生计问题。如若可以,还请将军尽可能的多带些人离开。”

赵勤点了点头,笑道:“罗知州放心,我已传信督帅,告知有万余俘虏。我想很快就会有回信,到时应该对此会有所安排。”飞渡

这时,赵勤副手急匆匆的赶来,将一张纸递给他。“刚送来的,都翻译过了。”

赵勤看过之后,眉头高蹙,沉默着好久没有说话。

罗玉溪看情形不对,开口问道:“赵守备,怎么了?”

赵勤停顿了片刻道:“督帅命我立即率部赶去曹州,遵从刘副将的指挥。”

罗玉溪神色一滞,“那您走了,这万余俘虏怎么办?”

赵勤思索片刻道:“这样吧!罗知州。我留两个百人队给您,负责从这些俘虏中挑选三千将士编入军中。我现在先率部前往,等明日由刘千总领着这些人前往曹州。这次击破匪寇,得到了不少金银财宝。请罗知州联系州内富户,把这些金银换成粮草,到时候再麻烦您组织人将他们运去曹州。这也是督帅信中交待您办的。”

罗玉溪脸色难看,“这个时候,家家缺粮,恐怕征集不了多少的?”

赵勤道:“能换置多少就多少吧!只要二十两银子一石之内的,有多少要多少。”

罗玉溪脸色难看,从赵勤的话语中,他品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不计代价的购置粮草,紧急招募俘虏入军,这只有在战事发生时才会有。而曹州位于定陶西北方向,为与闯贼相战的最前线,莫非又要开战了吗?从朝廷到鲁藩,由鲁藩到刘泽清,又由刘泽清归闯贼,再由闯贼重归朝廷。一年内,他已换了四次主人,不知道这次是福还是祸。他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拱手向赵勤道:“既然是督帅所令,下官定会尽力而为。”

赵勤点了点头,向自己的副手道:“派人告知周泰,让他不必再追剿那帮残寇,立即率部赶去曹州。”

高文采到时,偌大的巡抚衙门大堂已经坐满了人,都为山东境内的文武重臣。文官有山东巡抚高名衡,济南知府王章,青州知府吴甘来等人。武将中有李开,吴元吉,孙轩等人。凡是在济南境内,能叫的上名字的,都在。

因为高文采锦衣卫的身份问题,堂内众人多不认识他。即使认识,也不愿当面与他打招呼。反而是监军太监李虹看到他,满心欢喜,连忙招呼他坐到自己身旁。

高文采坐下,低声问道:“李公公,这么多大人都来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李虹苦笑道:“高千户太看得起咱家了。虽说咱家奉皇命在此担任监军,但实际上是什么情况,你比咱家更加清楚。别说出了什么事,就是最后刀架在脖子上了,咱家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看你来,还以为你会比咱家知道的多一点呢!”他奉崇祯之令到山东担任监军,但周显强横,从不让他干涉军务。反而时不时派人通过各种途径恫吓,让他常心怀忐忑。担心有朝一日,周显会私下取了他的性命。但另一方面,周显明面上常常派人送他些金银古玩,尽力让他安心。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干脆当起了甩手掌柜,什么事情都不管。

高文采心知这点,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

过了一会,随着一声唱和,周显跨步走进大堂。身后紧跟着两人,一个身形瘦高,相貌沉静,为万元吉。另一个肤色洁白,身量不高,脸色带着一股若有既无的笑容,是陈名夏。其他的人,如黄宗羲、韩畅、萧冷、于成龙也接连走进堂内。

周显摆手示意众人坐下,“今日招诸位前来,主要有两件事情。一个是告知诸位最新得到的军报,孙兵部在南阳战败,目前生死不明。南阳城破,唐王朱聿鐭、河南巡抚丁魁楚失陷被俘。郑家栋,牛万才、练国事死于乱军之中。白广恩、左勷战败而降。十数万大军,据传只有不到两万人败退回西安、汉中等地。”

刚说完,堂中顿时炸开了锅。

高名衡惊的站了起来,急切的问道:“督帅说的可是真的?”

周显点了点头,“也就这一两日,消息便会完全传开,我只是提前得知。或许在许细节方面和真实情况会有所出入,但孙兵部确实遭遇了惨败。我召集诸位前来,另一件事就是想和诸位议议,我们山东接下来该怎么办?”

吴甘来和高名衡彼此看了看,脸色微变。吴甘来站起来向周显施了一礼道:“请督帅明言,什么叫我们山东该怎么办?”

万元吉站出来道:“在座的诸位大人或许都与吴知府一样,心存不解。这实际上就是一些军事上的进击策略,且听下官为诸位大人稍微讲解一番。”他令身后士卒将一张地图悬挂在木板上,指向众人道:“闯贼南阳大胜之后,整个河南便完全落入贼军手中。而此时,闯贼有三条进军路线可选。一、借助大胜之势,率必胜之兵,由豫入秦。进而夺取陕西,山西,直隶,直至京师,颠覆大明。二、率兵南下,击秦良玉,夺荆州。西上夺取巴蜀,南下占据湖广,向东占据武昌。进而乘船东下,谋求江西、南京。三、集合重兵向东,从归德方向侵入山东。同时,击隆武军,夺取江淮,将徐州、扬州等膏腴之地收入囊中。继续阻断运河,困死京师。”

高名衡出声问道:“那万大人以为,李闯贼接下来会如何行事?”万元吉曾为杨嗣昌军中赞画,在诸官心中有一定的威信。

万元吉叹了一口气道:“之前闯贼与孙兵部在南阳相战,有众近五十万。此刻又得大量官军归附,兵力更胜以往。官军连败,将无战意,兵无战心。陕西虽有地形之利,利于防守,但兵力不足,恐怕难以坚守。闯贼手下贤能之士众多,不可能不知道这点。而且李闯贼对陕西历存执念,必以重兵进攻陕西。而目前朝廷无将、无兵可派往秦地。或许旦夕之间,三边重镇将全部归于闯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