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东西交给他们后,颜林就上前,轻轻的抱起宋岩,转身回了颜家。

顾云冬看着他们渐渐走远,眉心微拧,其实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但他们此行不宜多生事,重点是将白之言尽早带回大晋。能帮到这里,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顾云冬不再多看,重新回到河边,牵着那匹马给它喂草,等到它吃饱喝足重新回到邵青远身边时,那位修马车的村民也抹了一把脸,兴匆匆的过来说道,“公子,车厢好了,没问题,你给检查检查。”

邵青远绕着车厢走了一圈,看了看确实没什么问题。

其实就算有问题也没事,只要坚持一段路,离开了丰收村村民们的视线范围,顾云冬就能从空间里拿出一辆车厢来。

她的空间不能放活物,所以马匹没有,但车厢却有准备一个的。还是那种特制的结实稳当又设施齐的车厢,非常方便。

检查完没问题,顾云冬就拿了银钱给那谄媚的眼睛发亮的村民。

村民连连点头,笑着说了好些好话,然后拿着银钱颠颠的回了自己家。

邵青远和顾云冬也不打算再耽搁了,时候不早,未免节外生枝,两人直接将白之言给搬上了马车。

不止白之言,还有茅枕和另外一个护卫的尸体。

邵青远不能把他们留在这,谁知道会不会被人拿去大做文章。

蓬松空气感长发清纯美女唯美私房写真

不过这两个人的尸身上被愤怒的村民又拿着刀砍了好几下,有些血肉模糊。

顾云冬问人买了麻袋,将两人装了进去,然后便放到了马车里面。

车厢里有两具尸体,顾云冬和邵青远都不乐意坐在里面。

邵青远查看了一下白之言,确定他短时间内醒不来后,就和顾云冬一块坐在车辕上,缰绳一抖,马车便朝着村外走去。

村子里的大部分村民都出来了,远远的看着他们的马车离开。

直至完消失在视线中,他们才转身回了自己家里。想到他们平白能得几两银子,一个个都兴奋激动的很,巴不得这样的事情多来几回。

大概唯一难受的,就是家里死了人的颜家了。

但丰收村的村民也就感慨两句,继续往家走。

只有一个中年男子还坐在石头上,看着邵青远他们马车离开的方向目露精光。

这人的媳妇见他一动不动的,不由的扭过身拍了他一下,“当家的,你咋还坐在这?先回屋吃点东西,晚些时候还要干活儿呢。”

“不急不急。”中年男子抿了一下嘴里的草,嘿嘿嘿的笑着。

他媳妇更加不解了,“你这心里又打着什么歪主意呢?一个劲的看着大晋人离开的方向干啥?”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刚才给他们修马车的时候,放了点东西在他们车上。”中年男子原本不想说的,不过自家媳妇,也就无所谓了,“等他们再走远一点,马车肯定要出事。”

“啥?你,你,你胆子咋这么大?”她媳妇睁大了眼睛,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两个人可是武功很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