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重生之球首富最新章节!

姜小白把手伸出窗外使劲的摆手,解放卡车越来越远了。

张富贵正合适去省城送货,顺便把姜小白三人带到省城去。

早上出发,等到下午的时候,已经进了省城,三人在火车站下了车。

“们两个先进去吧,我回趟家,一会开车前回来找们。”姜小白叮嘱道。

“好的,小白叔,去吧,我们这就进站不用担心我们。”

李贝贝和张兰芳乖巧的说道。

姜小白回家一趟,姜母早就给姜小白准备了一大堆的行李。

“小白啊,去了大学,要和同学好好相处,要听老师的话,走这么远,父母也照顾不了……”

姜母拉着姜小白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儿行千里母担忧。

姜小白也不反对,只是不断地答应着会照顾好自己。

这次算好的了,上次自己去建华村插队的时候,母亲可是泪流成河了。

校园女神董晨莉公园外拍唯美清新写真图片

可能是因为这次是去上大学,虽然走的远,但是有饭吃,不用受罪,所以姜母只是絮叨,没有哭。

“好了,爸,妈,我要走了,和我爸保重身体,等我到了学校安顿下来,我就打电话给胡同口的邮局,给们报平安。”

姜小白吃力的提着姜母给准备的一大包行李起身朝着院子外边走去,姜母满是担忧的跟在身后,看着儿媳妇的背影。

姜铁山想要伸手给姜小白提行李,不过被姜小白拒绝了。

“爸,妈,别送了,回去吧。”姜小白在门口回头,看着姜母和姜父说道。

“嗯,儿子,路上注意安。”姜母又往前走了两步才停了下来,看着姜小白再次叮嘱道。

姜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中那复杂的情绪,却一点不少。

“好。”姜小白扭头的一瞬间分明看见了姜母眼中含着的泪水,突然之间就眼睛湿润了。

不过姜小白没有敢再回头看,而是使劲的摆手,朝着胡同口走了出去。

还能够听见身后姜母的脚步声。

“孔雀东南飞,一步一回头。”姜小白还是控制不住回头再次看

等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姜小白来到了火车站。

整个候车大厅到处都是人,还有不少学生模样的人,身边跟着家长。

姜小白拿着大包的行李,挤的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找见了李贝贝和张兰芳。

把行李往地上一扔,姜小白一屁股坐了下来。

“小白叔,又拿了这么多行李啊?”看着姜小白坐着的大包行李,李贝贝惊讶的不行。

姜小白本来从建华村走的时候,就已经把上大学的行李给准备好了。

包括被褥之类的,都是姜小白服装厂专门订做的,堂堂一个厂长,难道这个权利姜小白管能够没有吗?

包括衣服什么的,姜小白都准备的不少。

可是没有想到,姜母又准备了一套。

“嗯,们也坐下歇会呗,还有一会才能够发车呢,到时候又得挤,攒点力气。”

姜小白点点头说道。

李贝贝和张兰芳两人闻言,也坐在了自己的行李上。

姜小白用手抹着头上的汗水,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姜小白,也坐这趟车啊。”

姜小白一回头才看见原来是赵心怡。

赵心怡上身穿了一件粉色的碎花半袖,下身是一条改过的绿色军裤,充分的凸显出来丰满的身材。

身边还跟着两个壮硕的男人,给提着一个行李包。

“心怡啊,也坐这趟车走啊。”姜小白笑着站了起来问道。

“嗯,们几号车厢?”赵心怡也有些惊喜,没有想到在火车站竟然还能够碰见熟人。

“我们13号车厢,呢?”姜小白问道。

“我2号车厢啊。”赵心怡说着,姜小白就明白了。

人家是卧铺车厢,甚至应该是软卧车厢。

自己一个硬座车厢,问人家干什么?

想想也知道,就凭赵刚那个级别,什么车厢票搞不到,就是飞机票都能够整来。

看看人家,一身干干净净的,就提了一个小行李包,还有人跟着给拎行李,当保镖。

自己呢?行李大包小包的提着,再加上人多,挤的衣服皱皱巴巴的,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土包子。

“这两位是?”赵心怡听着不在一起,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不过又转头看着李贝贝和张兰芳问道。

“这是我插队村的孩子,这是李贝贝,这是张兰芳,他们俩也考上了北师大,一起去上学。”

“贝贝,兰芳,我给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初中同学,赵心怡,她也考的是北师大。”

姜小白给三人介绍到。

“贝贝,兰芳,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赵心怡兴奋的说道,还没有去学校,竟然就认识了三个同学。

“心怡姐好,”

“心怡姐。”李贝贝和张兰芳两人乖巧的喊人,看着赵心怡的穿着打扮,两人都有些自卑。

三个女孩打过招呼认识以后,就没有姜小白什么事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女孩也差不多,叽叽喳喳的说着。

“心怡姐,这裤子是不是改过啊,真漂亮。”李贝贝感叹着说道。

“嗯,我改过。”

“心怡姐,怎么只拿了这么点行李?”李贝贝说着,还转头看向了姜小白那边带着的大包小包。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却很明显。

姜小白翻了个白眼,我招谁惹谁了,我愿意带这么多行李吗?但是我妈一颗慈母心,我能够不带着吗?

再说了,我带这么多行李怎么了?坐家火车了。

“路上人多行李不好带,到京城以后再买。”赵心怡说道。

几个人说着,时间也差不多。

“走吧,上车吧。”姜小白起身说道。

“心怡姐,大学见。”李贝贝和张兰芳与赵心怡道别。

“让一让,让一让,哎,踩我脚了。”

“谁推我?别挤了,别挤了,东西掉了。”

如果说候车室大厅里是人山人海的话,那么月台附近就更是拥挤了。

整列火车几乎都是围上了,卧铺车厢还能够好一点,但是硬座车厢,根本就找不见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