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林顿的话,日番谷冬狮郎倒是稍微冷静了一点,比起杀了蓝染,当然还是救人重要了,既然雏森桃还有气,日番谷冬狮郎也是直接冲到了她的身边,稍微的看了看,果然还有一些呼吸,只是非常的虚弱,几乎观察不到。

日番谷冬狮郎赶紧使用治疗的鬼道,虽然他不擅长这方面的的鬼道,但是也懂一些,目前雏森桃的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了,就算他想要把她带到治疗四番队那边去估计也来不及,只能自己先试试能不能救了。

而另一边,蓝染惣右介根本没有管日番谷冬狮郎在做什么,事实上他对日番谷冬狮郎的行动根本不怎么关心,对方有多少的斤两他很清楚,威胁不到他的计划,唯一的意外,还是面前的这个林顿,这个人他是完不知道的。而往往这种意外,才是破坏计划的因素。

之前林顿已经拦下他的两次攻击了,虽然蓝染也没用多少的力气,但是也不是一般人能挡下的。至少那种攻击秒了日番谷冬狮郎这样的人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林顿的实力很强,蓝染算是有个初步的判断。

“说实话,我从未想过我的计划中还会出现你这样的因素,不过……灰尘的话,无论是一颗还是两颗,用肉眼看都是没什么区别的。”蓝染惣右介微笑着说道。

“厉害了……”林顿忍不住说道,“你是怎么若无其事的说出这么中二的话的,我真的是好想学学啊。”

“……”说真的林顿的话蓝染也不知道怎么接,看来他也是不想谈了,正准备出手呢,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哎呀,没想到会是这个情况。”

林顿转过头,却发现门口走进来了一个熟人,三番队队长市丸银,两人不久之前刚刚才交过手,不过看现在市丸银的样子好像也没受伤的感觉,看来四番队的治疗真的是挺有效的。

“情况怎么样了?”蓝染直接问道。

“我刚刚去见了朽木露琪亚,她已经准备要被带去双殛那儿了。”市丸银说道,“行刑,估计也快开始了吧。”

即便有多位队长被袭击,但是行刑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执行的,毕竟这可关乎到瀞灵廷的颜面,不可能推迟。这倒也是在蓝染的预料中,现在唯一的麻烦,就是眼前的林顿了。

清纯美女之天蝎座女孩殷美思图片

“蓝染队长,你可要小心呢,这人可是真的很可怕呢,我可不是他的对手,应该……不需要我的帮助吧。”市丸银靠在门边说道,看来是不准备出手的感觉。

“果然……是一伙儿的吗?”旁边正在治疗雏森桃的日番谷转头看着市丸银说道,不过现在他也不能出手,雏森桃的命简直就是吊着的,而他没有更加强力的鬼道治疗术能够瞬间治疗雏森桃的伤势,只能给她吊着命而已,现在只能等会治疗的人过来帮忙了。然而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刑场那边,即便发现这边有灵压的痕迹,也不会马上过来,最多就是派人来查看情况。毕竟行刑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万一有人调虎离山什么的怎么办?总队那边估计会认为是旅祸使用灵压引诱他们过去,然后趁机救人什么的。所以就算要来,也会等行刑完成之后才会有人过来查看情况。

然而行刑之后就来不及了,日番谷冬狮郎觉得蓝染肯定是有什么计划准备在行刑的时候施行,按照之前夜一的说法,目标是叫做崩玉的神秘东西,虽然他还不知道具体崩玉是什么用的,但是就在朽木露琪亚的身上这是肯定的。这家伙到底准备怎么行动?

就在日番谷冬狮郎还在想着蓝染的计划的时候,突然蓝染微微一笑:“还真的是……不成器的部下呢,那就让我亲自来吧……”

说完的一瞬间,蓝染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日番谷冬狮郎根本看不到蓝染的行动轨迹,诧异瞬间,就看到面前的林顿突然胸口开始喷血。

“稍微加快了一些,就跟不上了吗?”蓝染出现在了林顿侧面的位置,说道。很明显他说的稍微的加快一些就是指比刚刚攻击日番谷冬狮郎的时候稍微的快一点,当然这一点,可不仅仅只是一点啊。

然而就在蓝染以为问题解决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住了他的肩膀:“砍的话,就稍微的砍深一些啊。”

蓝染脸色稍变,这是突然感觉前方一个拳头朝着他的脸就打了过来。蓝染一皱眉,直接抬手。

“砰”的一声,拳头直接被蓝染的左手拦下,而蓝染这边稍微的往后退了一小步而已。这让林顿也有些诧异,毕竟也没留手,用了力打的,然而蓝染居然轻松的挡下了,不愧是BOSS水准。

“原来如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的身体居然会自我修复吗?”蓝染这时候也发现林顿没倒下的原因了,看一眼就知道林顿现在胸口的伤在自己愈合,这愈合的速度还不慢,就这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完止血了,“这让我有些好奇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骂人还骂的如此不动声色……”林顿一边说着,一边右手再次挥了出去,是的这时候战斗姬已经激活了,自己开始攻击蓝染。

“噗嗤”一声,一把剑直接穿透了林顿的拳头,从前头穿入一直到肩膀穿出,差点把林顿的手切成两半。蓝染的剑实在是有点快,快到可能连战斗姬反应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林顿这边根本没管自己的手的情况,居然主动的张开手抓住蓝染的剑身,同时抬起右脚,朝着蓝染踢了过去。

“砰”的一声,蓝染向后稍微的滑行了一点距离,不过他还是握住了剑,把剑从林顿的手里拔了出来。而林顿这边因为强行握住对方的剑,反而被切下了半个手掌。

“原来如此,没什么痛感吗?”蓝染看着没露出什么表情的林顿说道,“如此一来,普通的斩击和打击对你几乎没什么效果啊。”

“呼……BOSS战的压力果然不一般啊。”林顿说完转头对着旁边已经看傻了的日番谷冬狮郎说道,“小心点,侄子,我可没空顾着你了,自己找安的地方吧。”

日番谷冬狮郎真的已经看呆了,两人这一个交锋他是什么都没看明白。是的他们的速度真的都快的惊人,这让日番谷冬狮郎发现自己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线的,如果他们和自己打的话,估计自己会被秒吧。

面对林顿的话,日番谷冬狮郎也只能点头了。他一边继续治疗,一边也是抱住了雏森桃。目前他还不准备直接离开,毕竟现在处刑都开始了,自己就算想要找四番队的人救治,他们估计也在双殛那儿,而那边离这边还挺远的,赶过去也不知道挺不挺得住。再说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人,毕竟他和旅祸一起行动的事情已经暴露了,到时候过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还能顾忌侄子,看来你倒是很从容呢。”蓝染说道,“看来你对自己的身体很自信呢,不过……这和大虚有些相似的能力,我可是处理过不少呢。”

说完蓝染也是直接举起了自己的斩魄刀,竖着向下摆在了面前。看到这个动作,林顿瞬间就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了,之前不是说斩击和打击对自己的效果比较差嘛,看来这家伙也不想和自己耗了。

“碎裂吧,镜花……嗯?”这边的蓝染刚刚想要解放自己的斩魄刀,然而就看到面前的林顿已经直接闭上了双眼。

“看来,你知道我的斩魄刀的能力呢。”蓝染马上就明白了,“夜一或者浦原喜助告诉你的对吧,确实只要不看到我的斩魄刀解放,就不会被我的斩魄刀操控五感……然而……你闭上眼睛的话,能闪过我的攻击吗?”

说完话的瞬间,蓝染再次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了林顿的前方,直接挥动手里的刀朝着林顿斩去,这次的目标是林顿的脖子。毕竟自愈归自愈,斩下对方的头难道还能再长一个出来吗?如果自愈等于无敌的话,那么那些大虚不是早就无敌了。

然而就在蓝染刀即将斩到林顿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握刀的右手。蓝染露出一个诧异德比表情,此时的林顿虽然闭着眼,但还是精准的抓到了他的行动。

“所以,是谁给你的错觉,我需要用眼睛才能看到你的行动的?”林顿笑着说道,“见闻色霸气,听过吗?了解一下?”

蓝染当然是听不懂的,眉头一皱,不过林顿这时的拳头又打过来了。蓝染直接一个后撤,甩开林顿的手。

“还没注意到吗?你的手上可是多了点什么哦。“林顿突然又说道。

蓝染下意识的低头,结果还真的看到自己的手上多了点什么,是一个奇怪的标记,就在刚刚林顿抓到他手的位置。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突然林顿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蓝染真的有些惊了,因为他这次都没看到林顿的行动轨迹。

“砰”的一拳,这一次,林顿的拳头命中了蓝染的腹部,直接击飞了对方。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