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殿主,你们说真的吗?天孤侯与叶辰回来了?我们可是得到确切消息,说叶辰在乾坤圣域的!”

孔元驹心中发寒的质疑。

“我们有必要骗你们吗?他们不仅回来了,还在永恒小世界内大开杀戒,凤九幽前辈的儿子,死在了叶辰的手上!”

姜无上抢在姜山之前,语气愤然的说。

他们可是从永恒小世界出来后,毫不停留的疯狂赶来的。

这一路上的消耗,即便他们是圣境,都差点无法支撑。

“啊?你说什么?凤九幽前辈的儿子,被叶辰杀了?”

孔元驹惊悚了!

凤九幽现在,可是威震天下的无敌存在。

可是,他儿子却在永恒小世界中,死在了叶辰的手上!

四周的人。

也部被姜无上的话给震撼。

长袖蕾丝裙少女清秀迷人户外写真

这些时日。

神族帝境后裔家族的凤家,凤九幽的大名,早已经是人尽皆知。

现在,叶辰归来,先把凤九幽的儿子宰了,这让最近无比压抑的人族众人,内心无比欢愉。

“叶侯爷就是叶侯爷,一归来就是雷霆手段!”

有朝歌城的人,激动的夸赞叶辰!

“我就知道,叶侯爷不会怕神族的人,正如他当年只是先天境,就敢单枪匹马入太岁城,战八品家族的人,夺回自己的道侣一样!”

有叶辰的崇拜者,更是激动。

“我中土域的侯爷,从来都是出铁骨铮铮的男儿!”

有人与有荣焉的说。

姜寒冰是圣境,四周之人夸赞叶辰的话,大部分被他听到,这让他极度不爽。

毕竟,他曾经在叶辰手上吃亏过。

“叶辰,定然是不知道凤成虚是凤九幽前辈的儿子,他如果知道,岂敢如此!”

姜寒冰开口说。

“叶辰知道,并且他知道凤九幽前辈领悟了帝意种子,可是他还是杀了凤成虚,他更是嚣张的说,会出永恒小世界。”

姜无上直接打了姜寒冰的脸,给出了答案。

姜寒冰的脸绿了。

因为,姜无上此话一出。

四周朝歌城的人类,更为激动的夸赞叶辰了。

“杀得好,叶辰你虽然是主子的敌人,但是你这一次做的真的好!”

黑雁都在这一刻,都忍不住在心中夸赞叶辰。

凤九幽,现在可以说是,所有大秦帝国的人心上,那无法挪开的巨石。

他以无敌之势,压得大秦帝国的人们,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现在,叶辰知道凤九幽是领悟帝意种子的无敌存在,还敢宰了对方儿子的行为,给了她们巨大的鼓舞!

这也是。

夏轩宇与神族联手,开启战斗后,人族所取得的第一场胜利。

“二叔,我们不能再耽误,该立即出发去太岁城了。”

姜无上不去看姜寒冰黑了的脸,他急声对姜山说。

姜山朝姜无上点头后,向姜寒冰,孔元驹,影魔三人拱手道:“此事,我要立即赶到太岁城禀报给凤九幽前辈,以及夏皇,就先走一步。”

“保重!”

姜寒冰,孔元驹,影魔三人齐齐拱手相送。

姜山,姜无上等人转瞬间离开。

可是。

姜寒冰,孔元驹,影魔三人,已经无法心平气和,脸带笑容的,看颜心婵与太上皇魏战灵,被羞辱的好戏了。

他们都曾经见过,天孤侯在太岁城外,一个独战四大圣境存在的记忆神镜。

现在,天孤侯来袭,一场恶战必然爆发。

“不对啊,姜山他们出来,左殷,帝天水,幽白风等帝境后裔家族的人呢?”

姜寒冰在思考,朝歌城内有那些可用的强者之时,猛然想到了,留下永恒小世界内的帝境后裔家族的人。

“我追过去问一问。”

影魔一听,身形一闪,向姜山等人的马匹奔跑的方向追去。

一会儿。

影魔就归来,他看向用目光向他询问的姜寒冰,孔元驹,语气惊疑道:“二殿主说,除了他们几个,其他人已经部死于叶辰与天孤侯之手。”

“什么?!”

孔元驹大惊失色,身体开始僵硬。

他不觉得,是叶辰杀了多少人,他觉得帝境后裔家族的人们,肯定是死在天孤侯手上的。

“孔偏将,没必要如此惊骇。

毕竟,在永恒小世界中,所有战力都无法超过宗师境。帝境后裔家族的人,在里面遭遇暗算而死,也是很有可能的。”

姜寒冰比孔元驹冷静。

他如此说后,目光眺望向了朝歌山的方向。

这个地方,在被攻下来后。

帝境后裔家族的人,就先出手瓜分。

“孔偏将,你去朝歌山上,找幽白风的妻子幽雪,帝天水的哥哥帝天风,还有凤家的凤一威。

将他们的亲人,被天孤侯与叶辰杀死,而这两个人将要来到朝歌城的事情,告诉他们。”

姜寒冰吩咐道。

“好,我这就去。”

孔元驹一听,眼睛一亮的点头。

如果,瓜分朝歌山的帝境后裔家族的人出手。

天孤侯与叶辰等人,也将无需畏惧!

“天孤侯,叶辰,你们如果真敢从永恒小世界出来,到朝歌城来,本将军就拿你们的头,来建功立业!”

姜寒冰,望着孔元驹向朝歌山方向走的背影,手掌紧握的于心中冷语。

在姜寒冰看来。

天孤侯没有帝诀,遇上了帝境后裔家族的圣境存在,也将难以复刻,在太岁城一人独战四个圣境存在的无敌之威。

“武王,是母后错了,恳求你出山,拯救大秦帝国!”

皇太后颜心婵哭求的声音,在武王府的正门口传来。

姜寒冰的目光,不由看过去。

这是皇天后颜心婵,太上皇魏战灵绕行武王府的第三圈结束。

如果武王,说话算数,他留在这里的一道灵婴分身,也该出现了。

此时。

黑雁,朱青龙,鲁晋元等。

因为,叶辰与天孤侯归来的消息,而震惊议论的人,也都看向了武王府的门口。

他们也如姜寒冰一样,在想。

武王是否真会出来?

还是,他只是要单纯的,这样羞辱曾经排挤他的皇太后颜心婵?

吱呀。

突兀。

武王府大门,自动洞开的声音响起。

“武王出来了?”

瞬间,所有人眼睛瞪大,屏住呼吸的盯着武王府!

一头雪白长发,身体瘦长,却异常威严的武王,浑身雪白衣裳的踏出府门!

“武王!”

“武王大人!”

“……”

朝歌城的一些人,看到武王走出武王府,忍不住叫喊。

武王没有去看这些人,他身上淡淡圣光在环绕,此时他在注视着颜心婵。

“啧啧,武王出现,事情有趣了,让我来让太上皇与颜心婵恢复自由。”

姜寒冰见此,啧啧一笑。

然后,他立即掌控镇神令,不再控制两人。

黑雁,黑鹰等女护卫,听到姜寒冰的话,都无比紧张。

她们害怕不被镇神令掌控,受到如此大辱的主子,会先把武王触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