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越铠脚步只是微微一顿,连他身边的米轻语都没有现他此刻的不对劲,一瞬间,他神色已经恢复如常,掠过邱彦森下楼。

邱彦森目送他下楼,直到黎越铠消失在拐角处,他才快步上楼,刚进门就见到从洗手间回来的董眠,他拍了下额头,无奈叹气。

“怎么了?”

董眠神色如常,邱彦森便知道她估计还没碰到黎越铠。

“是实验出了什么问题吗?”他脸色不太好,董眠不由得关心的问。

“没有。”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将喉咙里即将溢出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刚回国就碰到了她父亲,黎越铠竟然成了他们的同事,最不可能生的事现在都已经生了,谁说这不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呢?他一个旁观者又怎么可以随便插手?

该遇上的总会遇上,往后的事还是留给他们自己解决吧。

当着别人的面议论别人不好,在回去到组里,米轻语才说:“刚才我们在楼梯上遇到的那个男人,就是上个星期从美国回来,空降一组的其中一人,好像姓邱,据说他已经拿到了双博士学位,今年才26岁,非常年轻。”

“嗯。”

黎越铠勾唇一笑,“我知道。”

甜美可爱女孩图书馆的甜美写真

邱彦森嘛,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虽然,他们已经七年没见了。

米轻语挺意外,“你认识他?”

黎越铠不答,语气不明,“那个女的呢?姓什么?”

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还想确认一下。

米轻语笑:“那个男的长得不错,下面不少人都在讨论他,听多了,我也就记住了。至于那个女的,相比于那个男的,在容貌上逊色不少,大家说起她都跟你一样用‘那个女的’称呼,至于姓什么,我就真的不清楚了。”

“是吗?”黎越铠挑眉,笑了,扬声叫道:“小冬,过来。”

小冬还在长身体,一天到晚嘴巴没停过,现在更是抱着一包薯片,嘴里咔擦咔擦的声音老远都能听到。

他屁颠颠的跑过来,含着薯片道:“铠哥,怎么了?”

“一组新来的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董眠。”

真的是她。

在见到邱彦森时,他就猜测另一个人是她。

七年的时间里,存在着无数的可变性,他又不敢百分百的肯定。

事实证明,他们却还在一起。

黎越铠端着水的动作一顿,眸光深沉难测。

小冬坐了过来,一副要八卦的架势,“你上去借水时见到他们了?”

黎越铠不咸不淡的把视线移开,“多吃点是可以长身体,吃太多可会横向展的。”

小冬吓到了,纠结的不敢再吃。

半个小时后,米轻语拿着一个本子过来。

见黎越铠桌面上摆放着的书籍,还停留在许久之前的那一页时,多看了他一眼。

她和黎越铠认识也有一年多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黎越铠走神的样子。

小冬笑眯眯的说:“米姐,擦擦口水,你那如狼似虎,想要把铠哥一口吞掉的眼神会吓坏我们铠哥的。”

米轻语睨了小冬一眼,黎越铠回神,抬头,“有事?”

米轻语把手上的本子递给他,“这是我上个星期整理的资料,你看看数据上有没有问题,我觉得在数字代入上,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嗯。”

看他兴致不高,米轻语只好打消掉和他讨论的念头,回去忙自己的事了。

米轻语递给他的文件,他没有看进去,还没到下班时间,他就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把衣帽架上的大衣拿过来套在身上,转身离开了。

办公大楼上没有电梯,黎越铠走到楼梯口时顿住了脚步,深邃的目光朝着楼上楼梯看了眼。

许久之后,他收回目光,徒步下楼。

楼下有一个花园,再走远一点是树木茂盛的林荫道,林荫道里人来人往。

黎越铠向来往来匆匆,这次脚步放得很慢,左顾右盼。

一会后,他收回了目光,但此时,远处一个身穿及膝军绿色长款羽绒外套,露出了被黑色裤袜包裹着的削瘦小腿,脚上是一双干净的白色板鞋的身影,在他毫无预兆之下,猛地撞进他的眼球里。

寒冷十月,下午接近五点,夕阳西下,柔和的阳光洒在脸上,温暖静谧,这一刻,黎越铠恍若在梦中,凝视着远处有这一头漂亮的天然亚麻色中长的背影,淹没在人海中。

他蓦然顿住了脚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恍若雕塑。

良久。

他抬起头来,慢条斯理的往前走,唇边噙着一抹含义不明的笑。研究所里男女比例悬殊,但女的也不算特别少,路过他的年轻女性少不了的脸红心跳,在见到他忽然扬起的笑容,感觉刷过来的风都带着一股蚀骨的寒意。

前面的身影手上抱着一本书,走走停停,完沉浸在物理世界的奥妙之中,难以自拔。丝毫没有擦觉身后有一个人,犹如伺机而动的毒蛇般紧盯着她。

到目前为止,黎越铠依旧没看到前面的人的脸,但他却能无比的肯定前面的人就是她。

黎越铠站在了她身后一段时间,董眠都没有现他,黎越铠笑了,路过她时侧眸一看,熟悉的脸庞就这样映入他的眼睑。

七年了。

她恍若被岁月遗忘掉的人,除了脸上的五官更加突出以外,岁月没有再她身上留下其他尤为明显的痕迹。

她今年该24岁了。

是了,过几天就是她的24岁生日了。

可她的脸依旧白白嫩嫩的,和七年前差别不大。

他脸上毫无波澜,走了几步,在她面前停了脚步。

董眠低头看着书,眼看要撞上一个停下来不动的背影时,她忙刹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绕过去……

走了。

黎越铠就顿住了那里,嗤笑了下。

侧边是地下停车场,黎越铠看着她再度淹没在人潮中,没有再追,往侧边的停车场走去,刚走了几步,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映入眼睑,快步的朝着董眠走去,轻拍她的肩头。

董眠抬头一笑,“来了?”

“ 嗯。”

两人并肩离去。